杨子小说 ·首席爱上男千金 ·兵心 ·三国之世纪天下 ·洪荒青莲逍遥游 ·死神是怎么炼成的 ·奈何太淡漠 ·逆时末路 ·爆力宗师 ·桃运神相 ·隐婚老公深夜来 ·写意 ·TFboys之吃定王俊凯 ·神豪朋友圈 ·爱情里的赞美 ·超级势力纵横位面
刺目的白炽灯,将蜂巢基地内部照射的通明,刘哔顺着走廊,一路深入了进去,将臣已经不在他身边。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宏伟的基地,庞大,冰冷,一体的合金墙壁和地面更让人感受到一股属于金属独特的质感。

  基地里空无一人,一直到现在,刘哔都没受到任何像样的抵抗,整个蜂巢的人,仿佛像是撤离干净了一般。

  所有人都隐藏了起来。

  但刘哔心中十分清楚,整个蜂巢此时都在高度戒备,或许在某个地方已经布好了陷阱,正等待着他的进入。

  不过……当他是猎物么。

  刘哔嘴角浮起一抹冷意,脑海中回忆了一下将臣给他的方向,顺着走廊继续向前走去。

  空荡荡的走廊中,刘哔的身影越来越远,最终消失在了拐角处。

  ……

  ……

  寂静的房间中,突兀传来一声细小的响动,龙警觉的转过头来,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轻轻呼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似乎是紧张过度了,自从监控器被破坏之后,他就失去了那个花纹男人的身影。

  不过,另一个人似乎没有隐藏自己的意思,正大咧咧的在走廊里走着,行踪全部暴露在了监控器下。

  看着刘哔行走的方向,龙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刺啦!”

  突然,房间的灯管闪烁了一下,一瞬间的黑暗,让龙心中猛然一紧,身体下意识的贴在了身后的金属墙壁上。

  冰冷的墙壁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安全的感觉,从窗外照射进来的微弱灯光,让他能隐约可以看见房间内的些许场景。

  黑暗中,本来用来盛放资料的柜子静静蹲伏着,让他的心情感觉有些压抑。

  是线路出问题了么,不可能啊,以智脑的能力,不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啊。

  他有些后悔没事先检查一些。

  作为一个八阶的异能者,放在任何地方也是顶尖的存在,按理说即使有人入侵,也几乎威胁不到他,如果实在事不可违,最起码逃走他认为还会没有什么问题的。

  向他这种高阶的异能者们,每个人或多或少的都有几张底牌,而到了他们这种等级,也很少有人会真正生死相向。

  因为没人能确保自己可以杀掉对面。

  但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他心中总是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好像就在前面,像是有一个很强大的敌人正准备对他动手一般。

  这股不安感,是来自于之前消失的那个花纹男人么……

  “砰!”

  突兀,一团漆黑如墨的腐败能量出现在龙的面前,龙心脏猛然一抽,身体向旁边躲去。

  能量柱子冲击到地面上,腐蚀一个巨大的坑洞,合金的地板,如同脆弱的薄纸一般不堪一击。

  龙抬头看去,一个脸上绘着奇怪花纹的男子站在前方,右手微抬,深紫色的眼睛紧紧的注射着他。

  是那个消失的男人!他知道指挥室的位置!

  心中警铃大作,龙立即进入了战斗状态,但他心中有些疑惑,刚才那个能量柱,虽然强大,但好像一开始的目标并不是自己。

  可是,除了自己之外,这个指挥室中也没有其他的人存在了啊。

  没来得及多想什么,将臣的下一此攻击,就已经来临。四周空气的密度,瞬间密集起来,无数紫黑色的能量丝线在空中浮现,龙明显感觉自己身体上传来一阵束缚感。

  感受到这股几乎不可抗衡的力量,龙咬了咬牙,汇聚了全身的能量,在身体上凝聚出一层冰晶做的铠甲,身体的不适感方才略微减轻了一些。

  “水系么。”还未等龙有任何动作,将臣低喃一声,随后一条狰狞的黑龙,出现在他面前。

  龙的反应很快,瞬间凝聚出一面水墙,试图挡下黑龙的攻击。黑龙和水墙接触,瞬间被冻成了冰雕,龙微微一发力,将眼前栩栩如生的冰雕劈成碎冰。

  哼,雕虫小技。

  不屑的冷笑一声,龙正欲继续出手,突然身影一顿,脸上出现了一抹骇然。

  方才那些被他打散的能量,竟然又重新凝聚了起来,并缠绕在自己的身体四周,将他周身的空间全部封锁。

  如果仅仅是这样,倒也困不住他很长时间,但先前将臣布置下的黑色尸气,现在已经形成了领域一般的存在,让他连动一下都感觉无比艰难。

  不得不说,将臣的战斗经验还是丰富至极的,仅仅几个眨眼的功夫,居然就将这么棘手的敌人控住,对方完全没有任何一点反抗的余地。

  除了力量层次确实相差过大之外,技巧也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如果出手的是刘哔,哪怕拥有和将臣一样的力量估计也不会做到这么完美,况且,以刘哔现在的实力,如果来找龙的麻烦,恐怕免不了一场苦战。

  甚至结果如何,都犹未可知。

  看到敌人已经被自己困住,将臣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调动体内强大的能量,大量的尸气在其身边浮现,带着一股恐怖的气势。

  面对这样的蝼蚁,想要碾死或者将其困住,对将臣来说是一件无比简单的事情,不过既然刘哔说了要留下活口,那就暂且放他一马罢了。

  反正他也只是来帮忙的而已。

  ……

  ……

  不行,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再这样下去,要死了啊!

  龙有些绝望,将臣和他的等级相差实在太大,让他根本没有半点还手的余地。本来光是那些束缚他的尸气就让他很难应对了,更何况还要加上领域,这让他马上就要支撑不下去了!

  “别!别冲动!听我一言!”龙的脸色有些急切,披头散发,状若疯魔,快速转动着脑筋,想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将臣并没有理会男子的话语,依旧不管不顾的将手中的尸气盘绕成丝线,将龙的身体紧紧绑起。

  敌人只不过是想拖延时间罢了,毕竟这是人家的老巢,估计很快就会有救兵赶到,虽然将臣没有什么威胁感,但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