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为王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205 对熊孩子时期的纪安来说,最能代表年味的应该就是小时候跟着小叔纪海翰在巷子里流窜,往窨井盖、河道里扔划炮时的硫磺硝烟味,或听声闷响,或看个水花就很高兴了。

后来纪安将这项优良传统传承下去,由纪家新生代熊孩子,小姑纪河清家的小子,纪安的小表弟杨佳悦发扬光大。

国内时间2月23日除夕,与往年一样,老纪一家聚在一起吃年夜饭,熊孩子杨佳悦不负重望,成功把小区垃圾桶给点了,被物业保安牵着找到家里来。$C$204 纪安没有直接将视频证据公布出去,而是发给了布隆方丹行省总督乌姆班,且在视频通话时,用支流里河马嬉戏为背景,即给了对方操作补救的余地,又明白告诉乌姆班,不管是他纪安或者狮子园,都不再受布隆方丹行省挟制,软的硬的一起招呼上去,能混到总督位置的人自然明白该怎么做。

只是这样一来,伯德财团在当地投资建厂的事情多半要黄,原本已经摁到砧板上的咸鱼突然蹦起来反咬一口,黑胖总督乌姆班心里当然不痛快。

对外公开抓捕养殖联盟一行人的场景,以及视频证据,是乌姆班不得不做的补救措施,事情已经闹这么大,如果由纪安直接将视频上传网络,全世界都将嘲笑南塞国司l法l系l统的庸碌无能,明明是受害人的纪安、狮子园,却被倒打一耙,推上了嫌疑人的审判席,不论布隆方丹行省或是南塞国都丢不起这个人。$C$203 这年头,但凡当大哥的一般没什么好下场,原排骨街二号人物索迪尔因为在背后对纪安开黑枪,被静香一爪子废了一双眼睛,监狱、甚至枪毙对索迪尔已经意义不大,他的余生只能在黑暗中度过,枪毙对他来说反而是解脱。

先前的排骨街大佬奥拉本就身形消瘦、体弱,加上大病未愈,一下得到从养殖联盟讹来的25万美元巨款,嘚瑟忘了形,连日烟酒女人,夜夜笙歌,导致病情反复、加重,那天晚上一顿猛咳,一口气没喘上来,躺尸床上。而那天被关在小黑屋里的爆炸头吉鲁目睹了奥拉咽气的全过程。$C$202 纪安昨天和黑胖总督以及银发西装男会面,对方以狮子园、主播胖虎的名声为要挟,试图用500万买回鹦鹉时,纪安终于知道这段时间是谁在背后搞狮子园。

小伯德还是不放过鹦鹉,多管齐下,挖了一个大坑,想要逼迫纪安放弃鹦鹉。

自从上次在油管上看到鹦鹉去投靠了纪安,感觉到背叛,心里也有不舍的小伯德就开始筹谋怎么把鹦鹉抢回来。

鹦鹉还是招财朱雀的时候有警告过小伯德,不要对纪安起坏心思,会没命的,于是小伯德自作聪明,绕了一个大圈子,首先将凯文手上,之前伯德财团给的赞助全部诈出去,以停水的方式强逼凯文花费巨款买下“没用”的草原荒地,小伯德自觉这是针对的狮子园,而非纪安。$C$201 “这之间有什么联系?”晚上回到宿舍,纪安躺在床上寻思。

排骨街不过是一个在南塞国很常见的贫民窟,只要当地政l府想,随时可以把吉鲁他们300人悄无声息地端掉,当地警长弗雷德做不到的事情,那来自布隆方丹的11辆装甲车可以轻而易举做到。

爆炸头吉鲁他们300人的死活没有旁人会关心,说句不好听的,南塞国的乱象,贫民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所以,吉鲁他们300人或被抓,或干脆就地“消失”,即便媒体收到风声也懒得来报导。$C$200 鹦鹉自从上次被黑夜变身的阿满教训过一回,似乎得了恐高症,现在站纪安肩膀上都觉得头晕。

作为一只鸟,被吓出恐高症也是没谁了,不过即便让阿满狠狠收拾过,这货还是不老实。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阿满晚上会变月罚?”

“你故意的,是不是?”

“我已经无依无靠了,你还这样欺负我,坏家伙!没良心!”

纪安:“谁让你自己去招惹阿m……嘶,特么跟胖虎一起时间长了,还学会咬人了是吧?”

肩上的鹦鹉冷不丁啄了一口纪安耳垂,当作泄愤,然后附加连招:怨妇凝视,接着目光转向让它无力阻止,最终被纪安收入房中,此刻正拱在两脚兽怀里撒娇的佩奇。$C$199 狮语者凯文这样的理想主义者在华国多半被笑话是个傻子,余生最大的愿望是完成对狮子们的救赎。

他在乎钱,原因是怕狮子没钱用,所以上回得到那一笔巨额赞助后,除了改善园区圈养狮子生活环境、提高员工工资标准、以及建起一座太阳能发电站,其余都在精打细算地小心使用。

想从凯文手上骗钱出来买地,而且是全部骗出来,对纪安来说难度不小。

纪安寻思歪脑筋的时候,纪天浩出声问道:“陈主任,那处水坝归不归我们?”

闻言,陈老头贱贱扬了下嘴角。$C$198 沥干水分的降龙罗汉缩水成了胖虎大小,不管长相、体型等都甚和纪安审美,本就对短腿胖子没什么抵抗力,他忍不住抱起白色“胖虎”亲了一口,满足是满足,就是河马胡须有些扎人……

“汪~”

会争宠吃醋的不止鹦鹉,胖虎见新来的白胖子待遇都快赶上它了,朝纪安吠叫一声,就地打滚亮出肚皮。

小胖子从来没有臭毛病,它亮肚,纪安必揉,何况争宠什么的算不得毛病,大王本就坐拥后l宫佳胖三千,雨露均沾。$C$197 月色下,湖里水被抽干,淤泥河床上趴着一只直径4米的硕大白色“气球”,四条短腿无法着地,靠着圆滚滚的肚子,如同一颗鸡蛋稳定在淤泥上。

河马已经很胖,眼前这只是动物胖成球版本的河马,与小矮人在壁画上画的一模一样,相比硕大圆滚的身体,四肢和脑袋可以忽略不计,却依然用一双小眼睛凶巴巴戒备盯着纪安“咕噜噜哞~”

纪安朝鹦鹉问道“它说什么?”

“哼!”

见鹦鹉又来臭毛病,大王神色不善看向肩上“老实翻译,不然你给我下去。$C$196 知道降龙罗汉掉进了“老鼠笼”里,纪安忙下床穿起人字拖,去到老虎谷里的湖泊边堵它。

胖虎肯定是要随身携带的,将小胖子塞进鼋甲袋里,背上,纪安直接在宿舍里开门,反正大晚上的也不会有人到他宿舍来。

只不过,宿舍里除了胖虎,还有一只。纪安的动静把站在床头,爪子握住床沿横杆的鹦鹉也给吵醒。

“你去哪?”鹦鹉睁开赤红色眼珠问道。

说起来,最近纪安都没怎么带鹦鹉出门,老虎谷里更是一次也没去过。$C$195 自来水管道坏得蹊跷,坏的时间更蹊跷,凯文和基地包括纪安都意识到这很可能就是冲着狮子园来的,但众人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这么做,狮子园垮了,对当地财l政有什么好处?

今天狮子园还是照常营业,游客都是预定门票付过钱的,狮子喝的水绝对不会短,人喝什么它们喝什么,只是狮子园必定离不开水,早上会一开完,凯文开车前往附近市政厅去询问情况,希望能尽快解决。

对纪安来说,不管再大的状况,他手上该做的事情从来不会停止,何况停水这事对他来说问题不大。$C$194 “123,木头人~”原先三兄弟的圈地里,纪安开始了第二批喵训班学员的课程,野化一只狮子就有5万积分,就是50张书页,地主老财当然上心。

时间进入2月,还有大半个月就要回山城过年,三倍薪假一直休到元宵,从基地来的员工脸上写着对回家过年的期待。可与此同时,位于南半球的南塞国也步入盛夏,持续多两个月来的旱季没有下过一滴雨,原本湿润绿幽的草原如今枯黄一片,地面也出现网状龟裂痕迹,一脚踢下去就能扬起一片尘土。

气温不算高, 27、8度的样子,但骄阳悬挂当空,烈日炙烤下,用不了几分钟就能把皮肤晒到发烫,最近前来狮子园的游客无一例外都涂上了防晒霜。$C$193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