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随死殉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13 天灵灵地灵灵月半出鬼门  陪侍一侧的朱雨忙扶着起身, 打水伺候擦脸,屋子里立刻就忙碌了起来。龙幼株妆饰起欢场小姐儿最风情多姿的笑容,步若莲花上前施礼:“小爷您吉祥,妾龙氏拜见。”

“拿开!”谢茂推开赵从贵递来的青草汤,一屁股坐在屏风前的坐席上往凭几上一歪, 架势很熟练地露出个欢场小霸王的作派, “上好酒好菜, 再来舞乐!这天都黑了,你们楼子里的姑娘不会还在睡觉吧?”

龙幼株忙上前赔笑:“是,妾这就去安排。$C$12 天灵灵地灵灵月半出鬼门  照例守在他身边的侍卫都没动, 外边负责御敌支应的四名侍卫应声而出, 齐刷刷地攀上了房檐。哪晓得刚冒头就被衣飞石带来的亲兵射了一弩, 各自狼狈地翻了下来。余贤从出面道:“信王府侍卫办差!”

衣飞石刚制伏两个探子,回头一望,道:“夜色昏暗难辨敌我,还请老实待着!”

把余贤从气了个倒仰, 正要喝令侍卫再上, 衣飞石已挥手道:“探头就射!”

谢茂一向信任衣飞石, 也从未把衣飞石当外人, 忙道:“小衣说不许动你们就别动!都没穿侍卫服, 小衣那边也认不全咱们的人。$C$11 天灵灵地灵灵月半出鬼门

他当然知道衣飞石身手不凡。可他认识的是多年后的衣大将军。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小衣万一还是个半罐水呢?平白折在这里, 他可得心疼死。

照例守在他身边的侍卫都没动, 外边负责御敌支应的四名侍卫应声而出, 齐刷刷地攀上了房檐。哪晓得刚冒头就被衣飞石带来的亲兵射了一弩,各自狼狈地翻了下来。余贤从出面道:“信王府侍卫办差!”

衣飞石刚制伏两个探子,回头一望,道:“夜色昏暗难辨敌我, 还请老实待着!”

把余贤从气了个倒仰, 正要喝令侍卫再上, 衣飞石已挥手道:“探头就射!”

谢茂一向信任衣飞石, 也从未把衣飞石当外人, 忙道:“小衣说不许动你们就别动!都没穿侍卫服,小衣那边也认不全咱们的人。$C$10 天灵灵地灵灵月半出鬼门

殿外传来清脆的掌嘴声,隐隐还能听见执罚侍卫报数。

梨馥长公主只觉得那竹板下下都抽在自己脸上, 她仍不能理解信王为何要朝自己发难。难道那孽畜向信王哭诉自己在家苛待他了?母亲教训儿子, 岂非天经地义?信王凭何记恨?

“千岁,宠妻偏信, 不是兴家之道。妾这小儿自幼巧言令色,犹擅装乖, 千岁切记不可听他狡言欺哄,坏了王府门楣声望。”梨馥长公主由小侍女扶着, 强撑着一口气来告诫信王。$C$9 天灵灵地灵灵月半出鬼门  殿外传来清脆的掌嘴声,隐隐还能听见执罚侍卫报数。

梨馥长公主只觉得那竹板下下都抽在自己脸上, 她仍不能理解信王为何要朝自己发难。难道那孽畜向信王哭诉自己在家苛待他了?母亲教训儿子, 岂非天经地义?信王凭何记恨?

“千岁,宠妻偏信, 不是兴家之道。妾这小儿自幼巧言令色,犹擅装乖, 千岁切记不可听他狡言欺哄,坏了王府门楣声望。”梨馥长公主由小侍女扶着, 强撑着一口气来告诫信王。$C$8 天灵灵地灵灵月半出鬼门

场面顿时变得混乱而尴尬, 谢茂哭笑不得地穿好裤子, 看着被丫鬟扑在地上的衣飞石,——几个小丫鬟当然不是衣飞石的对手, 不过,满屋子的动静惊醒了衣飞石, 他才想起场合不对。

旁人的裤子扯了也就扯了, 信王的裤子是不能乱扯的。这位可是一等王爵。

所以, 衣飞石没有再动。他身手太好, 若是再动一下,只怕满屋子仆婢都会吓哭。

于是就出现了身手不凡的衣飞石,却被几个小丫鬟压着不能动的情景。$C$7 天灵灵地灵灵月半出鬼门  没奈何,刚睡下的衣飞石与徐屈又穿戴整齐起床, 一直折腾到三更才睡踏实。

这才刚过两个时辰, 朱雨又来请人了。徐屈年纪大了觉少, 朱雨来时他已经起床准备打拳了, 哪晓得谢茂醉翁之意不在酒,本就是来找衣飞石的,就听朱雨站在衣飞石睡房的廊下,大声说:“王爷担心清溪侯独自待着无趣, 请清溪侯与徐师傅一齐到萱堂宫过早。”

少年嗜睡的衣飞石满心起床气,差点一个枕头飞出去!

——晚上闹着吃宵夜不给睡, 天没亮就叫起!地主都没这么刻薄呢!

“就说我起不来!”衣飞石打定主意要勾引谢茂, 这时候就开始试探谢茂的底线了。$C$6 天灵灵地灵灵月半出鬼门

谢茂指着正在砌砖的大门摇头:“太矮了, 圈不住。”

自来圈禁就是砌砖封门,何况王府的墙并不矮, 至少普通人是无法攀爬的。

——然而, 谢茂手底下肯定不会只有普通人。

张姿勉强憋住笑,说:“那卑职回宫上禀陛下,看看是不是把墙也垒一圈?”

谢茂翻个白眼, 道:“每日抄一份邸报来给我看。要不我就让你弟弟翻墙出去打听消息。$C$5 天灵灵地灵灵月半出鬼门  卫戍军本职是拱卫圣京, 守城的权柄却在文帝朝时被五城兵马司瓜分, 偌大的卫戍军被一分为五, 在戍卫京城的职责上接受五城兵马司监管, 兵权已然旁落。

此时来老桂坊围上胭脂楼的这一队卫戍军小队,就是受西城兵马司调派,前来搜寻昨夜打伤了西城兵马司指挥使钱彬大人外甥的“凶徒”。

“头儿, 我听说这伙子贼人手可辣!咱们是不是退两步, 远远地围上就是?”

看着守在龙幼株厢房外虎背熊腰的信王府侍卫,一个卫戍军心虚地上前劝说。$C$4 天灵灵地灵灵月半出鬼门  谢茂在夹墙里闷了半身细汗, 出来听着问水书斋外潺潺的溪流声, 身周一片鸟倦蝉鸣, 本该一口惬意,衣袂透凉,他却丝毫没觉得太舒爽。来时满怀好奇,走时心情复杂呀。

重生得太快,似乎前一刻还在逃亡, 才死于卢真剑下, 打个晃, 人又回到了少年时。

谢茂都来不及好好想过, ……这一世,他究竟要和衣飞石怎么办?

喜欢衣飞石这件事当然没什么好考虑的。

穿越来的第一世, 谢茂来不及见识衣飞石的风采就被侄子干掉了, 可以忽略。$C$3 天灵灵地灵灵月半出鬼门  然而,前边是摆着瓜盘的小食几, 后边就是欺身而上的信王, 进退两难。他只能僵着脖子,讪讪地架着不让信王的手探进衣内, “卑职自己来。”

谢茂与他靠得太近,二人脸庞也不过一尺距离, 身体就贴得更紧了,几乎把衣飞石搂在怀里。

——若是衣飞石仓促之下退一步, 要么失礼打翻食案, 要么就滚进他怀里。

此时此刻, 谢茂真没有占便宜猥亵调戏少年衣飞石的心思。

他所爱慕的衣飞石,是前几世那位历经磨砺、初心不改的衣大将军, 是那位冲锋杀敌身先士卒不惜玉面毁伤的衣大将军, 是那位年纪足够大、阅历足够丰富,能够替自己的人生做主的衣大将军。$C$2 天灵灵地灵灵月半出鬼门

再有谢茂那个穿越之初傻白甜的脾性, 皇帝也着实不可能提防他。

所以, 当谢茂跟他说,杨靖在华林县杀人满门,又勾结简薛杀良冒功时,惊觉自己被臣下糊弄蒙蔽暗暗愤怒至极的皇帝, 也同意了谢茂的做法。——谢茂跟他说,惟恐杨皇后伤心,杨靖的事不好公开处理, 他去悄悄把杨靖废了,再以残朽之身不能承爵的借口夺了杨靖世子之位, 这件事就算了。

看着承恩侯杨上清跪在地上惨白惨白的脸色,皇帝简直手痒。$C$1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