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的崛起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47
清晨,晨雾开始散去,街市逐渐热闹起来,夜越来越短,武门外停满车轿,朝阳初升,霞光万丈。

  今日不是大朝之日,皇上励精图治,小朝不断,何况最近南方出了这么大的事,大臣们也不敢怠慢,天刚亮已经匆匆齐聚午门,步行入朝。

  小朝只有三品及其以上的官员才能参加。

  也正因如此,大朝仪感十足,可实则众口纷纭,难以定事,小朝反而是定事决策的时候。

  很多的大事都是小朝议定,大朝再议时不过提出来走个流程罢了。$C$46
“把你手拿开。”

  “不拿”李星洲懒懒向前挪了挪,手中温润的触感让他舍不得放开。

  诗语无奈,可也没挣脱,这里是王府小院,这几天晚上她都在李星洲死缠烂打下不得已留宿王府,屋外天蒙蒙亮,可他却舍不得起来,温柔乡,英雄墓。

  “你最近是不是遇上麻烦了?”诗语突然小声的问。

  “哈,你听谁说的?”李星洲将怀里的温软躯体搂紧一些,然后懒洋洋的问。$C$45
生活不同于诗歌,并没有什么正义与邪恶之分,即便有人会在在心中强行划分,正义也不会总是战胜邪恶,而那些划好界限的,往往都是最凄惨的

  黄昏,山风呼啸,山头的树木摇曳,狰狞恐怖。

  苏半安屏住呼吸,远处连天的水面开始出现连绵的巨大影子,高大如楼阁,笼罩在光晕中,即使大家早已信心满满,义愤填膺,视死如归,可在那些庞然大物面前,心中还是本能的战栗。

  苏半安只能在心里不断的安慰自己,所有人肯定能忍住

  一定要忍住,不要紧张,不要畏惧,必须把船队放进来,可他无法告诉所有人,现在只能祈求老天保佑。$C$44
铁匠把一根条形铁片在稍微加热后用锤子重砸,让它中间凹陷。

  然后加温到通红变软,接着在里面裹一根细铁棍,锻打中部,厚铁片逐渐卷曲,然后中部也在高温下粘合,形成一小段空心管。

  抽出铁棍,接着再次放入火红的木炭堆加温,在接口处撒上少量石英石的粉末。

  当中段冷却后,开始用同样的方法加温,然后锻打前段和后段,分段熔铸,直到一整跟铁条全粘合在一起,形成空心管。

  在李星洲指挥下,铁匠将已经冷却下来的铁管又整体加温,锻打脱碳,去除杂质,直到铁管直径少了半公分左右。$C$43
苏州北城门已经半年多没有开过,原因很简单,出了北城就是迷山往南一代,那里的百姓先受叛军之祸,又遭厢军劫掠,早就心生不满。

  很多苏州城中之人也听到类似传言,说城外某村某寨聚众铸刀,募集乡勇自成一军之类,或是抱团起来袭杀过路官吏军爷等可怕传言。

  很多人人心惶惶同时又感觉委屈无辜,那些烂事都是厢军做下的,关他们什么事

  好在知府大人懂得安抚人心,厢军作恶,他却时不时派人安抚百姓,拨发粮食,很多人由此猜测,厢军不听知府号令,知府大人也没办法。$C$42
“世子,这个是最耐烧的。”祝融带着两个中年汉子,将一个颜色黝黑的半人高坩埚拖到李星洲面前。

  这坩埚外表黝黑,成圆柱形状,下底面椭圆,而且内径较小且很深,外壁很厚,整体高度有一米五左右,用黏土和石墨粉烧制。

  祝融拍了拍漆黑的坩埚,不可思议的道“世子,平时到这火候,就是生铁也化成水了,熟铁都开始变软,可这东西居然纹丝不动,连半点软化迹象都没有!小人活了大半辈子,做了这么多铁匠彩瓷的活计,从没见过这种东西。$C$41
烟尘逐渐散去,砂砾横飞,爆点中央有一个半米左右并不是很深的弹坑,四五米开外的几头羊倒在地上哀嚎,全身是血,还在不断向外流淌,显然是被爆速飞行的破片击伤,已经活不久了。

  最惨的一只两条腿被气浪和弹片直接扯下来,飞到七八米开外。

  而离开爆点不到一米的一只,现在只留下脖子以上的部分还拴在木桩上,其它部位已经被爆炸瞬间产生的高温和高压撕扯成碎片,到处都是血肉和内脏,发出难闻的味道。$C$40
“圣公、苏大人,泸州那边还是没消息,派过去的人依旧没回来,这已经是第五个了。”竹林小屋内,一个黑衣中年男子,武装打扮的剑客向两人汇报。

  这些人都是当初方圣公丛吴王账下带出的精兵,一直追随他。

  这些人都使剑,不着甲,各个武艺高强,所以在潇王账下的时候就被称为“畸剑客”,因为到了现在,军中除去将帅配宝剑,是身份地位象征,已经少有人用剑了。

  毕竟上了战场,剑不如刀好练好使,使不好还可能反而伤了自己,所以大家都觉得这些黑衣不着甲的家伙很奇怪,就用“畸”来形容。$C$39
“魏朝仁执掌边关数十年,魏家在关北根深蒂固,拥持武力而据守一方,若不趁此次上京城的机会将他除去,日后恐成我景朝心头大患,可不曾想却突然杀出个何昭”羽承安叹气摇头。

  “再说冢道虞的军中改制,虽正如他所言,废除三衙,枢密院执掌禁军,能省去诸多繁杂关节,大大增强禁军战力,可也不过短视之言,只看眼前不看后世!”

  说到这羽承安怒斥起来:“冢道虞一届武夫,他可曾想过,禁军一旦落入枢密院手中,禁军掉发差的不过皇上手中兵符一道,枢密使从此位高权重,如此一来,能保景朝社稷世世代代安定?

  他冢道虞是忠臣,可他已是半截身子入土之人,可能保证下一任枢密使是何人?”

  说着他又骂一句:“武夫误国!”

  “岳父高瞻远瞩,为国为民,小婿佩服。$C$38
福安不说话,静静等着皇上看那词句,这些日子来他明显感觉到皇上气色精神都比之前好多了。

  他虽只是贱奴,却与皇上相处最多,心底感同身受,多少有些不忍,在外人看来陛下或许高高在上,手握天下,无人敢违逆。

  可在福安眼里,陛下除去至尊之躯,还是个花甲之年,天天操劳忧心,子女孙儿都怕他的孤单老人。近来好不容易有不怕他的潇王世子,他表面为维护尊卑次序而生气,心中其实是高兴的。

  正在这时候,有个小太监轻手轻脚走进来,在福安耳边耳语。$C$37
年刚过,可鲁明最近日子却突然不好过起来。

  他之前那次在王府门前叫骂不过无心之举,生怕丢了面子所有壮着胆子说了两句,之后被李星洲恐吓,一时气不过找了孩童说李星洲坏话。

  他不是傻子,自然明白一个世子与国子监生的天差地别,接下来几天他时时回想也觉得后怕,躲在家中,连日不敢出门,生怕李星洲报复,妻子也骂他,后来几日甚至投到自己城外老岳父家中躲避。

  可报复居然没来!

  他不知怎么回事,不只李星洲没有报复,自己还突然就出名了,而且名满京都!

  他完全不明白,只知突然有天隔壁学友专程上岳父家告诉他出名了,期间还恭维许多,让他受宠若惊,于是他才试着回家一趟,结果一到家,门口早被登门拜访之人团团围。$C$36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大的惊喜,最大的惊喜是让他找到石墨矿。

  前世石墨矿脉大多在东北和内蒙一带,而且直到二十世纪人们才逐渐发现石墨的价值,所以在此之前根本就是没人要的东西。

  可对于他而言,那就是黑色黄金,国家崛起之本。

  有了石墨他甚至可以尝试炼制液体钢,那是英国人在十九世纪中叶才发明的技术,一种利用石墨耐高温的性质来实现,也是人类历史上首次炼制液态钢。

  其质量级高,能当工具钢使用,所谓工具钢,就是可以用于切割和打磨其它金属,足见其质量。$C$35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