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司刑丞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71
游掌柜对于华服男子还是很巴结的,聊了一会儿天之后,两个人并没有说什么生意上的事情,这次华服男子来他这里,也只不过就是路过此处,而由于游掌柜盛情邀请,所以华服男子才勉强过来和他吃吃饭,算是先认识一下,以后要是有什么生意,华服男子便可以照顾一下游掌柜。

  华服男子姓董,名字叫做董超,董超家里是大财主,他的父亲曾经当过官,在外地当过一任刺史,攒下了不少的家财,然后回到了老家兖州,在这里养老。

  董超的父亲不但会做官,而且会做生意,他家不但有大批的田产,而且还有各种各样的作坊,每个作坊都很赚钱,而董超分管的作坊便是染房,就是专门给布匹染颜色的作坊。$C$70
游宝绸大吃一惊,她说道:“你说什么,什么送菜?我怎么没有听明白呢!”

  小丫鬟笑着说道:“那个第一个交卷的考生,叫做温登科,他家是种菜为生的菜农,是住在城外的,因为今天晚上咱家老爷不是要请客摆宴席嘛,所以便定了一批新鲜蔬菜,他家就是给咱们家送蔬菜的!”

  游宝绸啊了一声,她的表情有些茫然,因为她是怎么也想不到,一个青年才俊家里头竟然会是种菜的,而且还要把菜送到她家里!

  这对于她来讲,这和她平常的认知是完全不同的,她平常想的那些青年才俊,必须是身穿漂亮的儒衫,手里面拿着扇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说话的时候非常有礼貌,而且必须要长得白白嫩嫩,皮肤光滑的要像剥了皮的鸡蛋一样才行!

  这才是她平常想象的,青年才俊,风流才子!

  至于说到什么种菜老农的儿子,这个简直她连想都没有想过,这样的人应该和青年才俊完全搭不上边儿吧!

  游宝绸有些结巴的问道:“他不是第一个交卷的吗,不是青年才俊吗,怎么又会是菜农的儿子?他还给咱家来送菜,那他又怎么去参加考试呢?我明白了,他早交卷,就是因为要给咱家送菜吧?那他也不算什么青年才俊了,他早交卷不是因为他答得好,而是他因为着急要给咱家送菜呀!”

  小丫鬟想了想,觉得小姐说的挺对呀!她说道:“小姐,你要不说我还真的没有想到呢,为什么我刚才就没有想到呢?小姐,你就是小姐,想的就是比奴婢多呀!”

  游宝绸很有些失望的说道:“那他家是种菜的,想必他肯定皮肤很黑而且很粗糙,不可能像剥了皮的鸡蛋那样吧,身上还会有臭味吧?”

  游宝绸只对温登科的相貌感兴趣,如果温登科连相貌都长得不好,那么他就一点兴趣也没有了,什么青年才俊不青年才俊的,青年很重要,而且俊更加重要!

  小丫鬟却连忙摇头说道:“小姐,这回你可猜错了,这个温登科那可不是皮肤又黑,长得很粗糙,相反他长得特别的斯文,而且皮肤很是白的,虽然不能说是像剥了皮的鸡蛋那样细嫩,但是,他也算是我看过的男生当中皮肤最细嫩的了!”

  游宝绸呸了一声,说道:“你才见过几个男人?”

  不过,她想到自己也没有见过几个男人,所以便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而是说道:“既然他家是种菜的,而且为了给咱家送菜,竟然提前交了卷子,那么肯定是学问不怎么样,倒是不需要再看到他了!不过,他也算是为了咱们家才提前交的卷,那不如以后咱们家多买他家的菜,也算是对他的奖励了!”

  小丫鬟却笑着说道:“县令大老爷因为他提前交卷,所以还奖励了他十两银子呢,那可是好大一笔钱呢,县大老爷都已经奖励了,所以咱们也就不用再多谢他了!”

  游宝绸想了想,说道:“这倒也对,那以后就不要理会他了,反正他也不是什么青年才俊!”

  小丫鬟说道:“那小姐我去前面看看,听说今天老爷要宴请的人是一个很有钱的人呢,听说是兖州那边一个染布坊的东家,比咱家老爷还要有钱呢!”

  游宝绸挥了挥手,说道:“你们这些人呢,成天就只知道说钱,就好像钱是你们的命一样!你知道钱是什么吗,钱叫做阿堵物,是特别俗气的一种东西,所以你们都是俗人,我跟你们没什么话可聊的!”

  小丫鬟连忙说道:“对对对,我们都是熟人,就小姐你是一个清丽脱俗的人,那你在这里好好的绣东西吧,奴婢去前面看看,如果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那我就回来说给你听!”

  游宝绸却说道:“如果不是青年才俊的事儿,你就不用跟我说了,我才不想听呢!”

  小丫鬟又连声说了几个是,这才跑去了前面,而游宝绸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又开始重新绣起了她的东西。$C$69
温大娘把手里的银子收了起来,然后瞪着眼睛,对小丫鬟说道:“现在知道我不是吹牛了吧,你这个小丫头片子,以后说话可得留神些,可别再这么没大没小的了!”

  已经走到门外的温登科,回头看了一眼,他心中暗想:“刚才娘还说不要让我把银子拿出来,免得被别人看见了,可是现在她却主动拿出来,还冲着别人显摆,这变得也太快了!”

  小丫鬟变脸的速度也是非常快的,她一个伺候人的丫鬟,向来是会察言观色的,对于一个卖菜人家的儿子能参加县里面的考试,她是不相信的,所以说话当然就尖酸刻薄了,对于她来讲,嘲讽那些不如她的人,或者她自认为不如她的人,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嘛!

  可是如果对方一旦拿出了证据证明,卖菜人家的儿子就是可以参加县里的考试,而且还是第一个交卷子的人,甚至还受到了县令大人的奖励。$C$68
温登科听厨娘和小丫鬟说话,他忍不住微微一笑,看来这个小丫鬟也是被派去看青年才俊的。但是,因为自己出来的早,所以这个小丫鬟没有看到自己。

  当然,也有可能看到了自己,可是却以为自己是去县衙里面办事的,而并不是参加考试的读书人,所以这个小丫鬟就没有注意到自己。

  温登科默不作声,他只是把车上的蔬菜,往厨房里面搬,对于他来讲,向一个被称为老不要脸的厨娘,和一个被称为小蹄子的小浪丫鬟炫耀自己,是参加过考试的人完全没有必要的,实在掉价。$C$67
对于答策论题敢于先交卷的考生,李日知还是给予一定优待的。

  温登科谢过李日知之后,拿着银子便出了县衙的大门,他站在县衙的门口,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温登科心想:“一天的试终于考完了,而且我觉得考的成绩还不错,那么今天看天色反正已经不早了,不如我去城门那里等父母进城,然后帮着他们一起卖菜吧,现在也快到了晚上进城送菜的时辰了!”

  温登科以前本来就不觉得种菜和卖菜有什么丢人的,都是凭自己力气吃饭,他觉得父母凭这个,供自己读书已经是非常辛苦的了,那自己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当然是要帮助父母的。$C$66
时策题不要说是在县里面这样的小考试当中了,就算是在长安的正式科考里面,这也是非常难答的题。

  就算是进士科的考试,如果考生们想要拉开距离,想要得到好的名次,那么这道题就必须要答好。

  李日知当初参加科考的时候,就是因为这道题答得好,所以他的排名才靠前。

  如果不是当时太子李弘也下场考试,那么第一名就应该是李日知的。

  这最后一道考题,李日知是下了力气去出题的,深思熟虑,为的就是要考察考生们,到底是只知道死读书的书呆子,还是有谋生经验,关心民间疾苦的读书人。$C$65
考场里面的纪律非常之好,没有人去维持纪律,但是所有的考生们都默不作声,等卷子发下来之后,人人都专心地看卷子,根本就没有人交头接耳。

  毕竟这场考试是想要看看他们自己,在本县的读书人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排名,涉及到了自身的利益,所以人人都认真对待。

  因为参加考试的人不多,所以李日知直接就让人印了卷子。

  不过,这次印的卷子和后世明清时代的科考卷不一样,是先把所有的题目,都印在一张纸上,然后给考生们发下去,答题的时候,考生们是在另外的纸张上答的。$C$64
温登科回到家之后,立刻加紧读书,此时离下月初一还有几日光景,虽然他并不需要这几天时产是来临阵磨枪,但是能抓紧时间把读过的书都温习一遍,还是有用处的。

  温家老两口见儿子刻苦读书,心中都是欣慰,他们每天种菜卖菜,本就是非常辛苦的事情,但是如果儿子能有出息,他们也就心满意足了,无论多辛苦也都是能够承受的。

  在这几天时间里,也有其他读书人前来拜访温登科,大概也是想向他打听打听考试的事情。$C$63
温登科听门外有人说话,他便出了院子,见是邻居家的王二宝。

  温登科说道:“是县令要举行考试吗?这是个什么意思呀,咱们县以前从来没有举行过考试呀?”

  王二宝笑道:“这不是换了县令了吗,这个县令,好像是挺有来头的,做什么事情和以前的那个县令都不一样。他说给你们这些读书人考试,我看是好事,这样的话你不就知道,你以后去州里能不能考上了吗,要想在州里面考上科举,那不得先在县里面考上呀!”

  王二宝对于科举并不了解,他认为兖州就已经是这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了,已经大到他难以想象的地步,至于长安是什么样子,那离他太过遥远,他根本连想都没法想象。$C$62
陈英英说道:“他想要干什么,他是要把他大哥抓回来打死吗?非要说他大哥才是杀人凶手,是想要畏罪潜逃?”

  成自在却没有说话,听陈英英这样说,他微微摇了摇头,很显然,他并不赞成陈英英说的推论。

  李日知说道:“再想想,你们再仔细想想。要不然我提示一下吧,他前后两次去找村里的长者,为的是什么呢?

  我派出去的人并没有打听到他们说了什么,但这不用担心,我可以现在就派人去询问那个老者,蒋老实到底和他说了什么,但是很容易打草惊蛇,不过没关系,只要悄悄地进行就可以了!”

  陈自在忽然说道:“应该是确定蒋家继承权的事,蒋家的产业应该都归蒋老实了,而且是他婶婶亲口说的,这样的话,他也不怕村里的老者去找他婶婶询问!”

  成自在说出了自己的推论,陈英英听了之后,突然间她便恍然大悟,明白了过来。$C$61
蒋老实倒是没有想到,婶婶竟然会这样说。

  蒋老实说道:“可是婶婶,我大哥他这个时候走掉,这说明我叔叔的事和他是绝对有关系的呀,而且他对叔叔一点感情都没有,放着叔叔的后事不管,自己跑掉了,这是大不孝的行为,我一定要把他给抓回来,让他跪在叔叔的灵前忏悔!”

  蒋家婶婶却摇头,对蒋老实说道:“老实啊,你可千万不要这么想,你大哥再怎么混蛋,可他也是我亲手养大的,就像是我自己的儿子一样,而且我是知道的,你叔叔的死,他逃不了关系,但他也绝对不是成心害死你叔叔的,只能说是事儿赶事儿,结果和他扯上了关系。$C$60
陈英英听了,连忙问道:“你想到了什么好办法?快说来听听!”

  李日知说道:“我先卖一个关子,等到三天以后,你就知道了!”

  陈英英说道:“少卖关子,你根本就不是个做买卖的命,还卖什么卖关子啊,关子那东西,几文钱一斤?你快点儿说,到底有什么好办法?”

  李日知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可真够心急的,竟然连三天的功夫都等不了,好吧,那我就告诉你!”

  李日知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地说了一遍,陈英英听完之后,大大地吃了一惊。$C$59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