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军婚甜如蜜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30
夜色已深,人群也散去了,文雨晴见没有什么发现,也转身离开。

  现在她没地方住了。原来是住地下室的,自从跟了那个男人,也就暂时住在他那里,既然决定不回去了,恐怕还要住回地下室。

  真是同人不同命啊!为什么余笙可以出入酒吧享受,自己却苟活于世呢?看来这个余笙和年华还在一起,否则不会和梦熙在一块玩。

  要怎么才能对付那个女人呢?看着她过得比自己好,真是太憋屈了!

  文雨晴一边漫无目的地走着,一边踢着脚下的路面,琢磨着怎样才能报复到余笙。$C$29
余笙更惊讶了,“他?看不出来啊,平时大伯和叔叔看起来都”

  她不说话了,车里另一个危襟正坐的男人,看着不也是很亲切吗?这个真的看不出来。

  梦熙越发觉得余笙可爱,“你不会是以为,年华他们家人,就真的很普通吧?每年回来,一家人或者普通人的生活,亲手包饺子,其实啊,这只是你看到的而已。”

  “那我没看到的是什么?”

  说到这个,梦熙还真想给余笙普及一下,“其实年华的父辈们。$C$28
梦熙忙拉住她,“别急啊,来得及呢!”

  “今天你过来要做什么?”梦里只是能够看到事发地点,时间和事件余笙都不了解。

  梦熙搂住余笙的肩头,亲昵地说道:“当然有好事,否则我怎么会叫你过来呢?这可是个好机会!尚辉打算翻拍一部经典电视剧,今天起海选演员,我特意让你过来,咱们一起去参加!”

  “海选?电视剧?”余笙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一闪而过,太久远了,几乎记不起了,她想啊想,最后终于想了起来,脸色也变了,身体都觉得由内而外的冰冷。$C$27
向晚一头撞在叶承安胸前,然后趁着他吃痛的空当转身就跑,今天她没穿高跟鞋,为了搭配裙子穿了一双帆布鞋,所以跑起来毫无压力。

  一个小女生的攻击,当然不会伤到叶承安,刚才只是有点意外,下意识地松了手,这才让她跑掉。

  看着那个跑得很欢快的背影,叶承安勾唇一笑,“跑吧,越快越好,最好不要让我逮到你。”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也准备回包间去,刚迈开腿,脑子里忽然蹦出一些本以为已经忘记的画面。$C$26
有亲人的感觉,很好,无微不至的关怀,照顾,是余笙一直渴望的,但是她一直都张不开嘴叫一声:爸爸。

  陈启生也明白,父女俩的隔阂不是一天两天,自己错过了十年,并不指望在短时间就弥补回来,他会尽好一个父亲的责任,慢慢解开女儿的心结。

  晚饭是三个人一起吃的,和陈亦歌成了莫名其妙的“姐弟”,余笙也是很懵的,尽管在一起共同生活了一段日子,还是觉得挺有趣的。

  大概陈亦歌也有这种心情,所以只是埋头吃饭,并不闲聊。$C$25
陈亦歌对这个表姐,厌烦得不得了,这个人简直就是表里不一的典范,说一套做一套。

  还有他的那个亲姐姐,也是一样,以前可没少欺负余笙,要不是看在有血缘关系的份上,这几个不用父亲出面,他自己就解决了。

  陈启生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傻孩子,有些事,表面不代表实际。把她们留下,就可以任我摆布了,以后她们就算有什么想害余笙的企图,我也会立刻知道。”

  陈亦歌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如果放她们离开,不在我们监视的范围,会更危险。$C$24
你觉得我会信吗?你这些年,跟他约会了多少次?要不要我找酒店的证据给你?你要是再纠缠,我们就法庭上见。”陈启生说的很坚决。

  真的上了法庭,那么在财产分配上,可就大不一样了。

  余婉音一怔,白皙秀美的手指慢慢松开他的衣服,即使哭花了依旧漂亮的脸上,满是哀恸,但是她没有再说什么,看着车门关闭,看着车子调转方向,驶向出口。

  车子刚开出五六米,忽然停住了,后面的车窗降下,露出陈启生冰冷的脸颊。$C$23
那到底是谁?我见过吗?”往往距离真相越近,心里越忐忑。

  周子岳想了想,“应该见过,我的婚礼她来了,就坐在余笙身边,她被余秋敏的妹妹养大的,名叫肖薇。”

  这个计划,是余秋敏最先提出来的,当时周子岳直接拒绝了,曾经他真的想过,要让真相大白,把爹还给余笙。

  不过现在他改变了主意,他不想看到周子岳父女团聚,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该受着的还是继续受着吧!你赚再多的钱有什么用,花钱的人都不是你的亲骨肉!

  想想,怎么这么痛快呢!

  “肖薇”陈启生咀嚼着这两个字,没印象了,那天婚礼人太多,他只是到场看一看,并没有注意到别人。$C$22
刚弄了两下,楼梯就响了,伴随着一阵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年华出现在卫生间门口,看到余笙在梳头,忙跨进来,把梳子夺了过去,“我来。”

  余笙等着,发现这次他的动作明显熟练了很多,而且还弄了些花样,不再是单调的马尾了。

  想了想,余笙问道:“你跟谁学的?”

  “嗯?”年华正看着镜子里的余笙,听到她问,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噢,你说梳头吗?我有空的时候会练习,以后只要我在,这个工作就由我来。$C$21
余笙心里头很慌,一着急舌头都打结了:“你你回去睡觉啊看我干什么”

  年华微微一笑,捏了捏她的脸蛋,“怎么?害怕了?我发现你现在的样子很可爱。”

  “我我没怕”就是很慌啊!心里那种感觉,特别矛盾,难以形容。她的心理年龄是很大了,看着这么一个全方位都很优秀的人,真的不忍心下手啊!

  怎么有种残害祖国幼苗的感觉呢!可是他看起来,并不幼稚,比同龄人都成熟,尤其是现在这个样子,几乎就是原来的那个他。$C$20
某个不知道是哪里的房间里,有两个人,这个房间并不大,看起来更像是放东西的地方,幽暗,憋闷。

  外面是漆黑的夜色,屋里没有灯,什么也看不到,只能听到人的呼吸声,气氛显得很压抑。

  余笙就出现在这个房间里,她心里清楚,自己是在梦里,而梦里,就是她曾经的记忆,她丢失的那些记忆。

  也许是因为梦的关系吧,余笙看的很清楚,房间里只有几把椅子,还有几张垫子,不知道是什么地方,那些垫子看起来像是演出时用的东西,她猜测这里应该是三中的大礼堂的某个房间。$C$19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