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村医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38
后院厅堂里,十几个男男女女,正抱头蹲在屋子中间,两个拿着汉阳造的家伙,坐在旁边的太师椅上,一个在喝茶,一个在悠闲的剔着牙。

  地上这群人里,除了几个穿着丫鬟佣人衣裳的,还有一个嘴唇上留着一撇花白胡子的老头儿,大脑袋锃亮,长得像南霸天,不过体格不行,蹲久了受不了,现在正坐在地上,张着嘴在那倒着气,他身边两个女人,一个肥胖的老太婆,浓妆艳抹的,一身大红绸子的衣裳,吓的跟个鸵鸟样,撅着屁股,头埋在地上,旁边的是个年轻女人,正当妙龄,颇有几分姿色,缩在那里,还扒着那老头的胳膊,一副娇怜可人的样子。$C$37
七天后,溪口镇。

  大街上,一个满脸精明的青衣小子,驾着一匹快马,“嗬嗬”连声,风驰电掣一般,冲到了赵秀娘家对过不远的一处小院门口。

  年轻人“吁”的一声,拉住了缰绳,还没停稳,已经跳下马来。门口早出来了一个人,牵过了马,年轻人已经冲进了院子。

  这处小院,本是郭小海当初买给干爹豆腐张的院子,现在豆腐张回了孙家庄老家,这里变成了郭小海他们保险队落脚的一个营地,虽然现在保险队只是刚开局,但是一旦发展起来,再加上赵秀娘的从旁协助,拿下溪口镇这个地盘,不是难事。$C$36
郭小海在昏迷当中,好像又回到了自己小时候,回到了襁褓之中,又成了一个婴孩一般,被幸福的抱在温暖的怀里,哄着喂着……

  当然,这梦里的一切,只是他的幻觉,但在医学上,也有一种叫做心理疗法的,郭小海这幻觉终究还是起了作用,让他撑过了这人生中最难熬的一夜。

  天色大亮,晨光从山洞外照射进来。郭小海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只觉得头枕处一片柔软温暖,等他回过神来一看,心里不禁猛地一个晃悠。

  自己竟然正趴在大丫头卢莉莉的怀里,这丫头斜靠在山洞墙壁上,已经沉沉的睡去,衣襟半开,而自己,正像个婴孩一般,被她抱着,头拱在她怀里……怪不得,怪不得自己会做那样的梦呢,郭小海一时不禁大窘,忙想抬头起来。$C$35
孙鬼子一行眨眼间已经冲到了近前。没待郭小海搭话,两个恶汉一斤过来,抡起手里的哨棒,一棍打在他腿上,郭小海扑身跪在了地上。

  郭小海怒不可遏,正要跳起来还手,李虎已经冲了过来,一抖手,冷冰冰的盒子炮顶在了郭小海的头上。“妈了个巴子的,我看你敢动!”

  孙鬼子已经怒气冲冲的到了小月兰跟前。“老……老爷……我……我……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这女人抖着身子哭嚎道。

  “贱货,等会儿我再收拾你!”孙鬼子咬着牙根恶狠狠的骂道,眼神往旁百年的郭小海一斜。$C$34
“对的,这位小姐说的是不错,很正确,我们就是古玛雅人的后裔,也是唯一保留了古玛雅语言的群落。”中年男人忽然用华国语道。

  郭小海不禁微微一惊,魏豹道:“老大,王启明是岛上的首领,也是这些人中唯一会鸟语和华国语的人。”

  “你是我们华国人?”郭小海不禁问道。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现在全世界各地,几乎哪里都有华国人去做生意,在太平洋岛国上做生意的,也大有人在。

  王启明却摇摇头,道:“远祖上我已经不清楚了,我知道的就是我们是印第安玛雅人的后裔,我们的祖先,在美洲丛林里,独立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文明,也就是现在世界正热衷研究的玛雅学,十八世纪初期,我们最后的玛雅城邦,被西班牙探险家的舰队摧毁,我们的族人流落四方……我的祖上,流落到了洪都拉斯,最终依靠勤奋,过上了不错的生活,我也受到了良好的教育。$C$33
郭小海的身边,站着一个浓眉方脸的汉子,他叫方东向,是这艘潜艇的指挥官,不过此次,他们却是以民间志愿者的身份,来到了这片少有人迹的公海海域。

  看着辽阔的洋面,方向东道:“这里是公海,而且远离护航范围,这里的几股海盗虽然实力不大,但是凶残异常,比索马里那些海盗,有过之而无不及。之前我们有一次在附近海域经过,收到求救讯号,在这里救起一艘被拖到这里的游船,是一艘赌船,仗着它有一队重火力的保镖,开到这里,举行一场豪赌活动,结果遭遇了海盗,等我们赶到时,全船只剩下了几个年轻女人,个个衣不蔽体,狼藉不堪……”

  作为一个战略级潜艇的指挥员,方向东这样说,也说明了要在这里执行任务的艰险。$C$32
胖大的浪人被惊得往后一仰身,险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腰上的短刀已经被一脚踢飞了起来。那女孩却毫不停留,娇叱一声,已经冲了上来,修长的腿“唰唰”带着风声,连环而上,步步杀机!

  那边人影已经冲到了马德发两人身边,不是别人,正是郭小海。“怎么样,能不能走?”郭小海问道。那老头沃森教授倒还没事,忙不迭的点了点头,马德发却在那两眼茫然,已经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郭小海一皱眉头,一丝护体灵气从他后背送了进去,马德发一个激灵,幽幽的醒转了过来,一眼看到面前的郭小海,还以为是在做梦呢:“是是你?”

  “别怕,我带你回国。$C$31
守卫的大汉往车后座扫了一眼,看的马德发一个哆嗦,司机已经递过了一张通行证。

  “老板就在那里,”大汉看了一眼通行证,往着远处的大木屋一指,“往前五十米,再左拐,注意前面有个急转弯,别滑下去了,雪沟有一百英尺呢”

  汽车很快停在了木屋门口,又一个大汉开了门,带着马德发进了屋子,来时的汽车很快无声的消失在了木屋背后,不知开到哪里去了。

  屋子里装饰粗犷、豪奢。无烟的橄榄木在壁炉里熊熊燃烧,弥漫着淡淡的木香味儿。$C$30
朱武看了看周围,放低了声音道:“据我们掌握的线索,东西可能就在他这里,而且,他可能近期要给带出境……”

  “东西?”

  朱武指了一下他:“就你的那个,那个怪物夺走的,现在在他手里。”

  郭小海心里陡然一震,他已经明白,东西就是自己的赤焰果!这东西,怎么会到了马德发手里的呢?不过想起那个怪物也就是在校园里伏击的自己,郭小海心里不禁升起了一股寒意,难道是马德发把这怪物藏在这校园里的?

  “郭老总,你这是……”朱武道。$C$29
桌子上已经摆了两瓶波尔多干红,三个女孩在那窃窃私语,这边两人聊了些闲话,话题便转到近况上,郭小海把酒场要并购公司的事情包括马有才的让有关部门不断去查、自己跟季民强和马有才当面谈的情况都说了一遍。

  “舟哥,我现在是被架起来了,进退两难啊,”郭小海不禁道,“你有什么看法,快给我指点指点吧。”

  唐小舟笑了一下,端起酒杯道:“你小郭老总也有为难的时候啊,我怎么不信呢。”

  “真的,这回真是……”郭小海急道,两头都事关着群众利益,进退维谷。$C$28
马有才自然不会去问高鹏达。旁边刘兰英继续道:“不过,德发现在真的出息了,那个高鹏达说,多靠了德发给他们联系了那个什么陈教授,拿到了酒的配方,以后他们酒厂要复兴,可全靠这个了呢。”

  马友才看了一眼儿子的房间,心里也有了一丝安慰。自从那回从倭国回来,马德发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最后竟然还真的在汉北医科大学读了研修生了。高鹏达此前也说了马德发帮他们联系了医科大陈教授的事,嗯,现在都能帮他这个老子做一些为民好事了,马有才老怀甚慰。$C$27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