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身法道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29
话虽然没说完,但我明白;牡丹王把我的生命当成一棵小草,死了微不足道……

  蓝牡丹仙子劝阻无效,又遭到呵斥,心里闷闷不乐;把目光移到牡丹仙子脸上不依不饶说:“就是你出的馊主意!也不想想他死了,你不得守寡吗?”

  牡丹仙子一点也不紧张,还说:“公主妃并非你想象的那么脆弱,怪物能变大,他也能,就看谁的本领大!”

  蓝牡丹仙子用颤抖的手,指着牡丹仙子的鼻尖骂:“真是猪头狗脑!公主妃没有本事,难道看不出来吗?”

  这可不是一般的儿戏,弄不好要掉脑袋。$C$28
她俩一个不让一个,要在我的肩上打架了……

  怪物哪能等这么久?滚来滚去,一翻身爬起来,用红通通的尖角对准我直冲……

  这个大傻瓜,不知不觉把钢丝绳滚在身上缠了好几圈……

  我用力一拉,高悬空中,试图吊挂起来……

  没想到它拼命跑,以钢丝绳为圆心,转了几百圈,还在那地方……

  这个动作,吸引牡丹仙子和蓝牡丹仙子的眼球;站在我肩上看……

  这使我产生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这玩意能变小多好呀?”

  牡丹仙子从我肩上获得信息,面对怪物喊:“变!”还用手比比划划。$C$27
有些孩子说:“我问过姥姥了,继父不等于爸爸;跟我们没有血缘,只有那个采花贼,才是我们的爸爸!”

  孩子们真不懂事!一个个这么高,什么叫采花贼也不知道,还可以用来大声嚷嚷?

  牡丹仙子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当着大家的面说:“采花贼是强盗,不配当你们的爸爸!被人家杀死了!”

  一些孩子大声叫唤:“我们知道,杀害爸爸的凶手,就是站在妈妈身边继父,用脚……”

  我心里骂:“是谁告诉孩子的,这种事也能说吗?”

  牡丹仙子毫不客气,把目光对准我说:“一定是凤姐在背后挑拨离间!”

  我虽然恨凤姐,但不相信……她的烂德性谁不知道?一秒也忍不住,不是那种会计谋的人。$C$26
不知是那位姑娘出的主意,把我高高举起,大声喊:“姐妹们,快看呀!这就是我们的爸爸;光光头,没有胡子,跟女人一样!”

  我慌慌张张喊:“把爸爸放下,这样不好走路!”

  然而,没人听,还把我高高抛起,落下,再……

  我彻底失控,大声喊:“孩子们,好了!爸爸累了,想睡觉!”

  有个孩子大声喊:“爸爸,我要睡在你身边!”

  所有的孩子都跟着叫……

  蓝花仙子在我身后,也被高高举起,跟着喊:“孩子;你们长大了,不能跟爸爸睡;自己有住的地方。$C$25
我很郁闷;说话也要被控制,是不是不让言论自由?

  奇迹发生了!密密麻麻的小蝌蚪,围着一个大卵转来转去;它们的头很尖,一会钻进去一条,也没数一下,倒进玻璃缸里的小蝌蚪全钻进去了……

  我情不自禁说:“这又能怎么样呢?”

  牡丹仙子温柔地亲我一下制止:“别吱声!”

  “天呀!”不喊出来都不行了:这个卵一下增大,吓得工作人员把它倒出来放在空中……

  这玩意难道不会掉下来吗?我用眼睛紧紧盯着……

  牡丹仙子一句话不说,傻乎乎地盯着,也不知啥意思?

  这卵越来越大,还有一伸一缩的感觉,看样子快要顶不住了……

  里面居然传来牡丹王的声音:“太好了!我要创造第二个宇宙之最……”

  我大脑晕乎乎的,困惑极了!忍不住问:“为什么有牡丹王的声音?”

  牡丹仙子笑一笑,没说话……

  我的火气很大:“为何总瞒我一人?牡丹仙子在身边也不解释?”

  牡丹仙子紧紧抱着我的头,轻轻拍一下肩膀说:“好了,看一看不就明白了吗?”

  “天呀!这颗卵像着了魔似的,变到最大,肉色猛撑,比纸还薄,再也没有回旋移地。$C$24
牡丹的声音含含糊糊,尽管这样,还是能听清:“爱是无休止的,在夫君面前要尽情发挥!”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过了多久,天也不会黑,远远传来宫女的声音:“牡丹王驾到!”

  我慌慌张张,像做贼似的,不知把自己放在何处……

  牡丹仙子給我变了一套新郎装穿上;摇晃一下身体,穿上那条绿牡丹裙……

  我俩刚下床,还没扒开牡丹垂帘,就传来牡丹王的声音:“不能再睡了,一年轻轻飘过,还有许多事等我们去做。$C$23
孩子们刚出生,什么也不懂,难免要问:“什么是采花贼?受孕是什么东西?”

  这个问题没人回答;孩子们闹得很厉害,一会问大姨,一会问我,一会找黄妹妹……

  御医通过三思,不打算回答这个不该让孩子知道的问题……

  然而,两千五百多个孩子把牡丹仙子围在中间,问:“妈妈,给我们说说吧?爸爸是不是野爸爸?”

  牡丹仙子弄得非常惊慌!考虑很长时间说:“孩子们;等长大了,就会知道!”

  最高的孩子高高举着手喊:“妈妈;我们等不了这么久,现在就想知道?”

  牡丹仙子真是骑虎难下,对孩子们说:“妈妈也不清楚,等弄明白再告诉你们,好不好?”

  孩子们吵吵挺烦人;一个挤一个,乱七八糟……

  正在想不出办法的时候,御医飞起来,在空中喊:“孩子们快闪开,我要工作了!”

  美人鱼们惊慌一阵,一个拽着一个把牡丹仙子拉走,还关心说:“妈妈,你要跟我们在一起。$C$22
牡丹仙子看出问题,随便抱个孩子过来悄悄说:“必须承认是你的孩子;接盘属于自愿;嫁给你就不再考虑别人……”

  她大口马牙说得挺好听,千年女人找这么年轻的男人,不知是不是老牛吃嫩草……

  然而;把我坑苦了!这么多孩子没一个是我的。

  黄妹妹想一想问:“人怎么能生这么多孩子;而且,还是美人鱼?”

  小白女在我背上,悄悄扒在耳边说:“既然孩子是美人鱼,说明就有鱼的遗传基因。$C$21
我在一边瞎咋呼:“这也太多了,如果做妈妈,一下就当上了母亲女皇。”

  黄妹妹随便说一句:“无论如何,是自己生的东西,应该拿回去研究。”

  这话提醒牡丹仙子,把目光落到医生脸上要:“这是我的东西,还来!”

  医生把所有的卵装进小口袋,看一下,犹豫很长时间,才把口袋递给牡丹仙子说:“要好好研究,别弄丢了;否则,我带走……”

  凤姐心里有许多猜疑,又不能确定,忍不住说:“你要这玩意干什么?”

  医生吱吱唔唔,答不上来,不知心里想什么?闪一下消失……

  这就奇怪了;他害怕什么呢?凤姐用仙眼看,发现他转一圈又在牡丹仙子面前现身,说:“还我口袋,以后还有用。$C$20
牡丹仙子不愿意,当然有理由:“我怀胎三年,跟胎儿有了感情,只想杀掉采花贼,并没处理孩子的意思!”

  凤姐不能理解,要好好说服:“如果是人胎,生下来完事;万一是鬼胎,也要留着吗?”

  为这事争来吵去,整整一小时……

  牡丹仙子毫不怀疑:“胎儿是啥没人知道?你怎么能肯定是鬼胎呢?”

  其实仙眼无法看穿,用一块布就能挡住视线;凤姐的话值得怀疑。$C$19
小白女用力一吐,盯着地看,嘟囔一阵,奇怪现象发生了!小小矮人越变越大,直到十三厘米停下来。

  黄妹妹快要气疯,一大脚跺上去……

  亲眼看见小小矮人踩在秀花鞋下,把脚抬起来,发现小小矮人站在鞋帮上,蹦蹦跳跳,一点事也没有……

  黄妹妹用手打;小小矮人一弹一跳,没打中,厉声骂:“让我抓住,非把你剁成肉泥!”

  小小矮人好像没听见,到处活蹦乱跳,居然趴在仙房门框上翻进去……

  凤姐往里追,身后跟着黄妹妹……

  小白女趴在我背上,被扔到一边,厉声喊:“别碰我,干吗不站在我这边说话?”

  她很狡猾,对着我耳朵悄悄说:“帅大官人,我爱你!争辩怪我失言;以后全听你的!”

  这句破话,居然让我接受了,又可以堂堂正正趴在我的背上,两只脚还不老实,使劲摇晃……

  凤姐到处找,还把牡丹床的花瓣扳开来看,什么也没有……

  黄妹妹四处喊:“嘟啦,嘟嘟啦!”也不知啥意思?望穿双眼,不见出来……

  外面的天也不争气,转眼黑透了……

  凤姐当面造几盏灯,把仙房照得亮堂堂,又到处看,除了我背上的小白女,什么也没有,只好下令:“把‘嘟啦’找出来!”

  小白女最怕凤姐,不敢不买账,万一她一翻脸,问题就不好办;从我背上下来,顺空飞一圈,嘴里不知念什么?

  传来“唧呀唧”的声音;发现小白女用“唧呀唧”的声音对话,两种声音特别像。$C$18
凤姐的眼睛很尖,看出问题,大声叫唤:“没看见扔出去呢?”

  我来到门边;凤姐让黄妹妹把手打开,到处都看了,还是没有小小矮人。

  黄妹妹着急,裙子脱下到处找也没有,真是怪事!扔出去应该在地下呀?到底怎么弄的?

  凤姐不要脸,对黄妹妹进行搜身,像个检查员……

  黄妹妹也心甘情愿,还说:“姐俩怕什么?夫君死了,恰好做拉子。”

  这话把我气坏了!黄妹妹怎么会盼着我死呢?死了对她有什么好处?凤姐这样还说得过去,偏偏是她……

  我心里郁闷极了!“嘣”一声,背上有感觉,什么东西对着我耳朵说:“黄姐姐变态,才会说疯话!”

  原来是小白女回来了,我悄悄告诉她:“凤姐和黄妹妹都需要翻译,不会对你下手了。$C$17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