泫渊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15
转日上午,彭飞邀请踏元道人和泫渊来到晋阳城所谓的“军机枢纽”,就是城中的鼓楼,其实鼓楼下有间不小的宅院,便就是雁门太守的晋阳行营。

  那间院子前后门都被落了锁,关着几个不是很重要的人,都是雁门太守也就是现在的大都督的几名家中老仆。

  踏元道人嫌弃的看了一眼坐在身边哈欠连天的泫渊,又弹了弹自己洁白的道袍。

  彭飞看在眼里笑意盎然,对踏元道人使了个颇有玩味的眼色言道:“踏元道长,你是出家人不懂得其中的兴趣意味。$C$14
到了正午时分,彭飞带着从晋阳城里出来的所有人马,离开娄烦准备回到正南方的晋阳城。

  十辆临时搭建制造的简易木板车上高高堆起了粮食和马匹草料,最前面是五百多头羊、两千匹战马。队伍跟在最后面。至于那些不能被带走的粮草临行前彭飞亲自放了一把大火烧毁。

  现在的晋阳城虽大,加上不能战斗的妇孺老人,不足二两千人。如果按照一人一天吃两斤粮食算,算上晋阳城原本的剩余的粮草、食物,加上这十车粮草和前面那五百头健壮的羊,满打满算最多吃三个月。$C$13
一袭白衣道袍的小道士,顺着城墙上站岗的士兵的目光也向远处看去。只见晋阳城以北一望无际的赤地千里,连一颗干枯的杂草都没有。日头渐渐爬起,温度又升了上来。现在并州的夏日可是恐怖的吓人。

  天之骄子般的小道士在心中默念了一句:“福生无上天尊。”叹了口气,又听得耳后有动静,于是缓缓转身。

  彭飞依旧手提一杆长枪,独自一人朝城墙上走来,口中笑意盎然得客气道:“赎罪,赎罪,让诸位久等了。”

  其实石羽知道,是彭飞回来的早了,晋阳城占地这么大,每一段城墙都需要巡视一番,还要去各个作坊和险要之地去看看,哪里会回来这么快了。$C$12
天机阁的地位无论是在庙堂还是在江湖中,都比较尴尬。说是江湖修真门派,其内部人员构成不仅复杂又及其分明。初始的天机阁权力最大的并不称为阁主,而是叫督主,其内部还有大、小督主之分。下辖八位将军,八将之下还有构成,不过相对就都是比较普通的人员罢了。

  后来,天机阁为保住最后一点即将要覆灭殆尽的秦王势力,主动退隐到秦岭之巅,为了极力证明自己为修真门派不再与军政之事,当初的督主把天机阁做出了极大的改变。督主这名字也都是在军中才有,遂,改督主为阁主,内部称之为档头,八将之职改为乾、坤、震、巽、坎、离、艮、兑的八卦方位之名。$C$11
到了傍晚时分,都闲来无事。最应该吵闹的张伦和大白都特别安静。白日里的燥热到了晚间也淡去了几分,主要进了城就有水喝,总比他们三人在焦黄的大地上满处找水喝来的惬意些。

  彭飞终于来了,还带了两个随从和两个大竹筐。不知踏元道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躲进里房去逗弄着张伦。

  泫渊主动上前与彭飞行礼:“见过彭飞师兄。”

  彭飞面上没有太多的表情的言道:“这是一筐面,半筐米,还有点腊肉和菜。$C$10
说起皇宫,这一年的年末对于那些迂腐的年迈老臣可是发生了四件足以动摇国之根本的大事。每一件事都足以让这些老家伙们,在朝堂之上以头撞柱,以死明志,来证明自己有多么的忠心可鉴。

  有一名叫做张玉的小太监,是在皇帝陛下近前伺候的。年纪虽小,但挺勤快,就是为人太过木讷、老实,虽是近身伺候陛下的,但也没少受其他太监的欺负。为人又实在,不大懂的孝敬,更总受那些大太监的排挤。

  不过,皇帝还是有些慧眼的。$C$9
此时的天色已经擦黑,地骧王挟持着孟倩化做的黑烟不知飘往了何处。由于此事的发生,田庄主带领山庄之内的客卿撤退之时,已经严令所有人靠近自己所在卧房的院落。所以,现在除了在正堂前广场上被踏元道人重启的法阵外,整个龙盘山庄逐渐的融入了无终山的夜色之中。

  被泫渊掐住脖子的王薇,在越来越黑的天色之中,脸颊上渐渐泛起了潮红之色,她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带来的变化。以往只是,心中有过这种奇妙的感觉,她迫使自己使劲的压抑住。$C$8
踏元道人独自站在泫渊、孟倩房门外的屋廊之下,凝神看着手中的纸条,上面是紫霄宫掌教月华真人亲手书写的四个字,“无所达致”。而后,他把手中的纸条紧紧的攥在手心中,藏于袖内,皱着眉仰头望天,只见头顶淡蓝的天空中,白云朵朵,终究叹了口气,嘴角上翘,眉头舒展,轻声自语念道:“无所达致,呵,果然还是师尊了解我。”随即摇了摇头,回身推门而入。

  独自躺在床上的泫渊,忽的有了知觉,缓缓的睁开眼睛,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不知睡了有多久。$C$7
孟倩、泫渊二人只闻踏元其声,却不见踏元身在何处。

  孟倩左右张望,泫渊却一脸淡然的笑着回应:“踏元师兄你怎的也没睡?莫不是在保护我?”

  因泫渊、孟倩夫妻二人正坐在屋廊下的台阶上,而踏元则坐在屋廊的屋顶上。此时的踏元道人正在二人的头顶。

  一袭白色长裙,披着一件外衣的孟倩正依偎在泫渊怀里,只见从自己的正上方,被半轮月色映衬着,一白衣道袍飘逸如常,身背长剑,从天而落,身形潇洒。$C$6
次日,还算得上是阳光明媚。

  黄平已经套好马车,再次准备踏上北归罗刹的路程。

  阿文抱着黄明,对清源寺老方丈一本正经的言道:“老饿鬼,要不你们师徒二人随我们回修罗寨吧。你愿意在十二寨中哪一寨讲你的佛都行。至少你们一老一小生活无忧。”

  老和尚听后,仿佛有些犹豫,思考了片刻,又看了看时而咧嘴“咯咯”直笑的黄明,摇头道:“你们魔族人大都以捕猎为生,贫僧又不想杀生,那里不适合我。$C$5
依旧是夜晚。

  依旧是后院小两口的卧室。

  泫渊把自己的一滴鲜血滴落在鬼将的刀身之上,通体幽黑的鬼将,泛出一丝殷红的光芒,孟倩瞧在眼中觉得异常的诡异。自从泫渊经孟萧指引,以自己的鲜血养刀,孟倩再触碰鬼将已经不会被刀内的幽魂反噬。只是现在正在一旁收拾行李包裹的她,看着这一幕依旧觉得冷汗森森,有些恐怖。

  见泫渊把鬼将放好,又把虎切拿出,细心的擦拭。一直安静的躺在桌上的天雷剑发出铮鸣,剑尖微微颤动。$C$4
自雷霆居全体闭关已然三天。每日里除了泫渊之外,郭金带着几位师弟打坐练气,一天十二个时辰不歇。而孟萧亲自带着泫渊,每日里练习由气控刀。这巨刀的重量十分巨大,泫渊如不运转元气根本挥舞不动。

  孟萧也从头至尾把这柄黑刀的来历讲了,泫渊忽然泛起少年心性,给自己的兵刃起名为“鬼将。”一则,他听孟萧言之这刀乃是邪物,其中有无数的冤魂,那么等他能熟练的运用之后这些魂魄岂不是要认他做主?自己不便成了鬼将军?二则,听过鬼匠的事后,觉得亦是个可怜人,便以鬼将纪念鬼匠。$C$3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