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经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38
大宋王朝已经灭亡数十年,可现在居然告诉大家当年陆秀夫背着跳海的根本不是皇帝,这……

  “就算赵昺尚在人间又有何用?既然大宋亡国,那便说明大宋气数已尽,如今我中原河山全都为蒙古人侵占,谁能带领群雄赶走了蒙古人那便是众望所归,还去管大宋皇帝是死是活做什么?”

  不知是谁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却不料那黯夜**谷的谷主脚下轻轻一晃,旋即整个人就已经到了刚刚说话之人跟前,然后一把抓住那人的咽喉咔嚓一声,那人便脑袋一歪没了气息。$C$37
正当少林的渡善大师带着门下弟子欲离开苗疆回少林之时,却见蛊王大会周围突然出现了一群服饰怪异的异族人,那些异族人大多满脸胡须,长得五大三粗,棕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和中原人有着本质性的区别。

  如果只是这群色目人突然出现,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更加让人耐人寻味的,是这群色目人大多手持火器,而且将整个蛊王大会的会场给团团围在了一起。

  另一边,正和文星魂激战正酣的东瀛忍者们似乎也发现了这突然间的变故,众人纷纷侧目去看突然出现的色目人,而到了此时,已经有十多个东瀛忍者已经死在文星魂的手上。$C$36
“机会来了!”

  渡难大师给渡劫和渡厄使了个眼色,可是渡厄现在的情形,只怕就算是让文星魂或是二十四剑的人站着让他打也是无能为力,又谈何大战。

  “一切,就拜托两位师弟了!”

  “师兄说的哪里话,看我们兄弟的!”

  话音刚落,渡难渡劫师兄弟二人便向二十四剑奔袭而去,可刚踏出脚步,在他们的面前却突然出现了另一人的身影。

  抬眼望去,来人居然是九天绝伦宫烈火旗旗主阳顶天。$C$35
三人一脸惊讶的看着文星魂,一脸不敢相信。

  “既然我的功力已经可以达到百毒不侵的地步,那么我就不可能再中毒,即使是非常诡异的毒,也不可能,那又是什么东西控制了我的心智以让我发狂,甚至控制不了我自己呢?答案只有一个,便是这苗疆之中的蛊虫!”

  文星魂一脸淡然的继续讲述,丝毫没有在意三人的表情。

  “你既然知道你中的是蛊毒,那想必你也应该知道想要解除这种蛊毒,不但需要天心蝉,而且还需要几味必要的药引吧,虽然你得到了天心蝉,可是只要我一催动你体内的蛊虫,你还不是要任我差遣!”

  短暂的惊讶之后,赵林勋一脸淡然的看着文星魂,仿佛已经吃定了他似的。$C$34
对于习武之人来说,和普通人已经有了相当大的区别,不但能凭借自己所学的各种武功招式轻松击败几人甚至十几二十人,而且修炼出内力的武者更是能同时与数十人甚至上百人展开战斗,而且丝毫不落下风。

  当然,战斗力的强弱与一个人的内力修为有着极大的关系,一个人就算不会一些厉害的武功招式,但是只要内力足够强大,便能够轻易碾压只会招式的普通高手。

  而文星魂,正是这样一个无论内力还是武功招式都非常强大的存在,虽然他的内力很大一部分得益于欧阳缙云临死前将毕生功力传给了他,但是这和一个人掌握武功的天赋也是密不可分的,就像是同样得到了雷公坛村神秘老者一身功力的莫冰儿,如果她能够完全驾驭那一身的内力,想必和没有吸取别人内力之前的文星魂应该也是旗鼓相当。$C$33
文星魂并没有说话,只是给了二十四剑一个坚定的眼神,那意思再明显不过,分明就是在告诉他们我何惧之有。

  紧接着是杨天心,这姑娘先是看了看当前的形势,随即也毫不犹豫的和二十四剑站到了一起,她虽不会绝影留香这等诡异的轻功,可最近几天钻研了九阴真经的杨天心也给人一种不能忽视的感觉。

  再然后是木瓦,这个大元王朝的郡主,即便只是峨眉派一个普通弟子,可那份视死如归的气魄,却让围在周遭的其他门派之人望而却步。$C$32
“我做不做九天绝伦宫的宫主与我祖父有什么关系,祖父忠君为国宁死不屈,而你呢?投靠元廷做了元廷的走狗,有什么面目面对我文家的祖先,今日倒还说起我来了!”

  文星魂终于忍无可忍,他不禁开始反驳步步紧逼的文璋。

  “休要狡辩,文星魂,我告诉你,同时也告诉今日来到此处的各中原武林同道,当初投降元廷乃是出于无奈,可我自辞职后便辞去了元廷给我的官职,一直潜伏在元廷大都谋划着复国大计,这一点,不但江湖上诸多的朋友有目共睹我建立了对抗朝廷恢复我汉室天下的明花卉,而且你的两位亲姑姑更是亲眼所见!”

  “明花卉?”

  文星魂冷笑一声,脸上挂满了惨淡的笑容,接着说到。$C$31
郭襄已经带着弟子远去,只留下杨天心独自立在原地,可头痛却并未消退,她想喊,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发出一点声音,只好抱着头蹲到了地上。

  许久,头痛稍微缓解,她费力的站起身来,喘着粗气,早已看不见郭襄以及峨眉弟子的身影。

  ‘我该怎么办?’

  心中这样想着,不知是回去追上郭襄还是继续去苗疆找文星魂,想了一想,终于还是做出决定。

  走了好长一段路,杨天心来到集市,她买了一匹马,便马不停蹄的往苗疆赶,她还记得文星魂跟她说过回合的地点。$C$30
苗溪山也离开了,出门的时候,除了狠狠的瞪了一眼苗溪水,还给了苗昕昕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待到苗溪山走远,苗昕昕才诺诺的走到苗溪水跟前。

  “爹!”

  只叫了一声,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你有把握胜过玲玲的对吧?”

  苗昕昕像是没听懂苗溪水的意思,自己刚回来父亲不问自己的遭遇却问自己是否能胜过玲玲?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也是此时,苗昕昕才想起非但父亲没问,刚才大伯不也根本没管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嘛,就那样离开了,就好像自己这段时间的遭遇根本就没发生一样。$C$29
苗溪山左右踱着步子,思虑许久,才终于再次开口。

  “如此说来,难道是端木家傍上了九天绝伦宫?可九天绝伦宫为何会插手这蛊王大会,而且玲玲不是去了白莲教么,怎么却和九天绝伦宫的人混到了一起?”

  “这也是我所想不通的地方,不过有件事情倒是很奇怪,想必大哥也注意到了,这些天这苗疆之中,似乎来了许多中原各派的高手,他们之中多数人都隐藏在我们苗人之中,要是不仔细看还真是看不出来。”

  这个现象苗溪山其实早注意到了,不过他以为那应该是和以前一样,一些中原人对苗疆蛊术充满好奇,所以每年蛊王大会都总会有那么一些外界的人会混入其中打探关于苗疆养蛊的一些问题。$C$28
那么朋友呢?还真是没有,文星魂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先下去吧,我不会杀他,也不会真的派人杀了陈家所有人的,我那只是吓唬他的。”

  打发走了端木无忧,文星魂整张脸上的表情都暗淡了下去,莫冰儿看在眼里,也理解他心中的烦恼。

  很久以前,她便已经感觉到文星魂的孤独,所以她才会竭力撮合文星魂和木瓦郡主。

  她想以这样的方式来改变他的心情,甚至自己也在努力做着改变,努力变得开心,努力在他面前笑,虽然那都只是伪装,可她却是真的享受当自己笑的时候他开心的笑容。$C$27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