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龙佳婿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76 午时前后,人来人往的宣武门大街上,一座外表雅致的二层茶楼却没有客人,早早就被一群护卫给看住了。

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有一辆辆马车又或者驮轿从四面八方汇聚来此,戴着帷帽,又或者大大方方露出真面目的妙龄华衣少女从车上轿中下来,或带着侍女,或就自己登楼。

不消一会儿,二楼就传来了阵阵说笑声。街上路人虽有不少看热闹的,可眼见二楼垂下了竹帘,楼前侍卫环伺,分明富贵气象,等闲人也就是看几眼就走。$C$75 对于张康来说,听雨小筑并不是生财之道,而是另有用处。他虽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可一代代的十二雨美人迟暮之后,进入勋贵官宦家门的并不多,除却少数人选择修道修佛,大多数都是呆在听雨小筑中教导后辈,一想起昔日培养这些人花的心血,他自然有些意难平。

若是她们日后还能登台,还能继续为人追逐,自然比就此浪费了才能有用!

所以,当他和张寿一前一后出了小院,缓步往后院走,穿过一个小小的荷塘,站在木桥中央时,他看了一眼满池残荷,转身就看着张寿问道:“张博士有什么话想要和我说?”

张寿轻轻抖了抖袖子,露出了右手手腕上的那块手表。$C$74 虽然十二雨未必不能演绎金陵十二钗,但张寿却觉得,久在风尘的她们演不好那种深宅大院中少男少女们的纯真烂漫,相反,若是命运多舛的秦淮八艳,她们却无疑是本色出演。

张康顿时眼神一闪,随即便笑吟吟地说:“张博士这个某朝,想来是杜撰的故事?”

“是不是杜撰,我还真不知道,是陆三郎一日在某书坊里看到的一本旧书,大概有些年头了,仅此一本,被他买了回来。”见陆三郎配合默契地连连点头,张寿就呵呵一笑道,“古今中外,杜撰的典故,杜撰的故事,难道还少么?”

张康却嘿然笑道:“如太祖皇帝《西游记》那般神魔鬼怪的故事,尚且要加上一个大唐背景;如施耐庵将宋徽宗时的区区水匪小乱写成水浒;如罗贯中将魏蜀吴三国的故事胡编乱造一番,也能写成太祖皇帝都尚且津津乐道的三国演义;你这某朝,何不改为南宋末年?”

见张康分明认定这故事是他编的,张寿也不说破,不置可否地笑道:“伯爷此言,我之前倒也想过,只不过怕人说是胡编乱造。$C$73 皇帝深知自己这位亲生母亲的性格,此时听到最后一句,金枝玉叶怎可轻嫁,他不禁笑了起来,刚刚那怒火无影无踪。当进入清宁宫之后,他径直入了西暖阁,见太后正斜倚在软榻上出神,他就步伐轻松地走上前去。

“其实皇家公主也不是不能低嫁。要是那些想要尚主的人家,肯把适龄的的童子全都让朕选一遍,然后朕挑出优秀的,派专人教导个七八年,这样的童养女婿,朕还是能够接受的。”

太后原本正在闭目养神,可听到如此胡说八道的话,她顿时气恼地睁开眼睛骂道:“你们这一个一个,是都想要气死我吗?”

“朕是认真的。$C$72 对于太祖留下来的制度,皇帝大多数满意,但总有些地方不那么满意。尤其是对于朝会制度,他更是一直都有深深的怨念。太祖皇帝倒是改了历朝历代的上朝时间,上朝人数,于是他这个当皇帝的至少不用摸黑起床,呵欠连天上朝,但朝会的议题却并不是他能够做主的。

前一天晚上,由内阁筛选第二日朝会上的议题,司礼监呈送御前进行勾选,然后在事先决定的议题发言者中勾选官员,提早通知并限定时间。而每天的朝会上,天子可以提出一件不在议案上的事情,然后听取朝议。$C$71 张琛从张寿那号舍中出来,自然是垂头丧气。哪怕他其实并不是真的那么倾慕永平公主,只是憋着一口气,可一想到诗词歌赋自己倒是能背不少,可如果要写,那却完全抓瞎,更不用说一看就头疼的八股文,他还是心中气苦。

张寿在问他是否会写八股文后,又说出了几句更让他哑口无言的话:“她和你谈琴棋书画,你和她说斗鸡遛狗;她和你谈宇宙洪荒,你和她说珍馐佳肴;她和你谈天下兴亡,你和她说求田问舍……自古才女爱才子,那是因为能说到一块去,你确定你和永平公主谈得来?”

“当然,永平公主不是那些只好吟诗作赋,谈玄论理,不爱功名的才女,你看她主持的月华楼文会竟然是比拼八股文就知道,有才的禄蠹能入她的眼,自负的才子她也兴许多瞧两眼。$C$70 二皇子确实有些怕王杰,不是因为怕这位顺天府尹素来和张寿陆三郎师生有些往来,于是就故意往他头上砸黑砖——这位出了名铁面冷心的王大头,那是最公正无私的——可他就怕强项的王大头丁是丁卯是卯,把自己的过错全都一桩桩一件件数落清楚,定罪分明!

所以,此时王大头虽说把他的过错都抖露了出来,但却言辞分明地把这定性为过,而不是罪,他登时如释重负,连忙屈膝跪下,用极其诚恳的语气说道:“父皇,儿臣知错。”

张寿身后的陆三郎顿时心头大恨。$C$69 哪怕一向不喜欢除却肥硕滑胥没有其他优点的幼子,但此时此刻看到陆三郎这样子,陆绾还是有一种痛心疾首的感觉。他承认张寿确实仪表出众,俊逸不凡,而且最难得的是有和容貌相匹配的才能,可他仍旧不乐意看到自己的儿子形容举止就好像人家的跟班。

然而,眼下却不是教训儿子的时候,因此,他只是冷哼一声,就眼不见为净地上马起行。尽管也有驮轿和马车这种交通工具,但作为年富力强的兵部尚书,他并不愿意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疲弱。至于准备给张寿和陆三郎的,毫无疑问,也同样是坐骑。$C$68 虽说最初哭丧着脸,压根没了刚刚在父母面前慷慨激昂的气势,而是有一种孙猴子怎么蹦跶都逃脱不了如来掌心的沮丧,但陆三郎最大的优点,就是不钻牛角尖,情绪来得快,去得更快。当听张寿说,赶明儿就要和他老爹一块去刘家提亲,他立时就喜上眉梢。

“还好我今天晚上和人见过面了,否则回头两眼一抹黑,说不定还会有逆反的心思!而且要不是我正好在那,说不定刘家四姑娘也会碰到二皇子,到时候可就未必有我这个古道热肠的好男人出来解围了!”

看着复又得意洋洋的陆三郎,张寿忍不住很想戳一戳小胖子的脸,看看人的脸皮是不是和猪皮一样厚。$C$67 只不过是片刻功夫,陆绾便亲自拉开了房门。见面前的居然不只是陆三郎,还有张寿,他本来就铁青的脸顿时更黑了。他本待指责陆三郎竟然不通报一声就把外人带进来,可陆三郎却抢先说道:“爹,我今天晚上在崇文门内大街上遇到二皇子当众欺辱女子!”

陆绾原本已是心头怒极,可此时一听这话,他顿时遽然色变,满腔怒火瞬间有一小半化成了惊疑。而这时候,张寿恰到好处地说:“陆尚书莫非想在院子里商谈应对?”

应对?难不成陆筑那时候竟然会像那些愣头青似的,当街顶撞了二皇子?

无法相信自己这个从前看似呆蠢,如今却分明滑胥的幼子会这么没成算,陆绾瞬间恢复了冷静,硬梆梆地点点头道:“内子正卧病在床,张博士随犬子到我书房来吧。$C$66 居然这么快吗?

陆三郎先是瞠目结舌,随即喜上眉梢,可突然就只见张寿摇摇头道:“莹莹,你太急了。”

朱莹柳眉一挑,正有些不服气,张寿就对她眨了眨眼睛:“做戏要全套,我们就这么送他回去的话,陆三郎和刘家姑娘配合默契的这一场戏那可就砸了!所以,怎么也得让陆三郎赶紧回国子监找我报信,然后我和你恰逢其会,于是帮着上陆家说情,这更妥当。”

没错,这样的话,那就天衣无缝了!

陆三郎顿时精神大振,连忙重重点头道:“对对对,这样办最好,我这就走,这就走!”

他说完一推桌子急急忙忙站起身,竟是二话不说径直冲出了小茶馆。$C$65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