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大丈夫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105
曹佾觉得自己听这个不合适,就告退了。

  张八年把自己跟在后面看到的说了,最后说道:“他后来回了家,也没把此事告诉家人。”

  做了好事不留名,是个好人。

  “见了别人遇到了难处肯出手,得知是大麻烦也不退,这便是勇。”

  赵祯分析道:“给那女子出主意去北海郡王府,又用高利贷太过分来压制那大汉,后来更是用去开封府来逼迫,这便是谋。有勇有谋,最后还不肯领功,这便是谦逊,沈安……”

  沈安听他夸了赵仲鍼一耳朵,心中欢喜之余,脸上的神色就雀跃了些,让赵祯不禁笑了。$C$104
赵仲鍼走的很稳,甚至还照顾着少女的速度,不时停留一会儿,但却不肯和她并肩。

  这是知礼。

  张八年微微点头,低声道:“小郎君甚是知礼。”

  这是一条优点,要记住,稍后禀告给官家。

  前方的赵仲鍼继续前行,他的神色坚定,让在前方的密探们有些失望。

  这年月有几个这般正气凛然的?

  赵允弼?

  别逗了,没听刚才赵仲鍼说吗,北海郡王府正在招女仆呢,而且还要绝色的。$C$103
沈安是个什么样的人?

  赵祯觉得自己早已看透了这一切:“沈安做事激进,不过还存着赤子之心,朕就取这一点。上次北海郡王家中失火,朕就怀疑是他干的,只是没有证据”

  曹皇后补刀道:“那人虽然穷凶极恶,可还算是恩怨分明。欧阳修帮了他,那么他定然不会坐视不管。可怎么管?他若是出头就会被那些人盯上。到时候您这边还得担心引发党争,弄不好真会把他赶到雄州去”

  曹家和沈安也有过恩怨,只不过那事儿都过去了。$C$102
“这谣言传的到处都是,后来那些人家的管事都来了,只是都在看着其他人,不肯动手……就曹家讲究,曹国舅一来就动手,没废话……阿郎,这样的人家才是义气无双啊!”

  欧阳家的管家在嘀咕着,觉得整个汴梁城就国舅家有义气,其他的都不是好鸟。

  巡检司的人拉了大车来,把陈钟等人弄上车,也不知道拉到哪去。

  欧阳修站在门外说道:“此事波及颇广,那些人不肯被带累也是常理,国舅家……这里多半是官家的吩咐,不必管。$C$101
曹家是武将,第二代好歹也跟着练了武艺,学了些家传的兵法。

  可等到第三代,也就是曹皇后和曹佾这一代之后,练武的寥寥无几,许多子弟连曹皇后都打不过,算是彻底的从武人堆里出来了。

  大宋对权贵不错,锦衣玉食的养着你,但你不能折腾,别有异心。

  曹皇后在家时对曹佾这个大弟很关心,几乎是半个妈似的,有些长姐为母的味道。

  所以曹佾从小对这个姐姐也是言听计从,乖的很。$C$100
殿内一阵沉默。

  韩琦偷看了赵祯一眼,却没发现什么问题。

  官家难道不是故意为难老夫?

  可这个问题实在是让人两难啊!

  他沉吟了一下,说道:“陛下,年轻人总是急切,臣以为……要勉励……”

  韩琦,你要完蛋了!

  勉励?

  这话传出去你铁定会被打上革新派的标签。

  老韩,你要完蛋了。$C$99
“老夫在此!且来!当年的恩怨老夫一力担之,若有不服气的,都来吧。”

  晨光渐渐笼罩在皇城之上,掖门已然打开,可无人进去。

  内侍站在门内,却不敢催促。

  因为一个老头在咆哮。

  欧阳修手持笏板在咆哮着,众人默然。

  赵祯在位期间的年号很多,庆历年早已过去了,胜利者们私下依旧在轻蔑的提及此事,提及范仲淹那个不自量力的蠢货。$C$98
沈安这人下手够狠啊!

  倒在地上的官员依旧起不来。

  渐渐的,那些怒火在郁积。

  沈安犯了众怒,这个愣头青傻乎乎的叫嚷着,想驱除那些冗官。

  冗官是怎么来的?

  第一是恩萌,每年皇帝都会恩萌权贵官员的子孙,人数之多,让人目瞪口呆。

  恩萌起源于真宗,这个疯子从澶渊之盟后就开始了各种作死,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各种礼仪。$C$97
韩琦在看着沈安,他一直觉得这小子是个蠢的,可现在却觉得自己错了。

  这不是蠢,而是愣头青啊!

  挪用公款的事儿许多人都干过,只是有的填回去了,有的没填而已。

  作为有进取心的官员,没有谁会去占这种便宜,否则后面被人抓住这个问题猛烈攻击,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挖坑。

  可有进取心的官员多吗?

  不多。

  大部分官员都觉得自己上进无望,还不如得过且过。$C$96
十二人都在值房内,李赟跪着,其他十一人站着,气氛凝重。

  “六十多贯啊!”

  程旭痛苦的说道:“下官有罪,下官监管不力,有罪啊!”

  他剑眉星目,看着一身正气,此刻痛苦的自责更是让人动容。

  沈安笑着问道:“以往那些人一来就查的是你吧?”

  程旭点头道:“是。下官被查过两次。”

  “这就是清廉了。”

  沈安微微点头,说道:“你家里并未找到什么东西,可见你的谨慎。$C$95
父亲是什么样的?

  别人家的赵仲鍼不知道,因为唯一的好友沈安也没了爹。

  可自家的父亲他却很清楚。

  平日里面色惨白的坐在屋子里,阳光仿佛都不愿眷顾他。就坐在幽静阴暗的地方发呆,不小心还以为是个人偶……

  这是安静时的父亲。

  等到了发病时,这位父亲就会发狂。

  骂人只是常事,砸东西更是寻常。

  有时病情严重了,他甚至会动手打人。$C$94
赌坊在汴梁的存在已经很久了,他们和巡检司相互勾结,有的背后甚至还有权贵或是豪商做后盾。

  他们把赌坊开在偏僻处,一旦有点风吹草动,巡检司的人马上就回来通风报信,时间足够他们从容逃跑。

  房子是租赁的,所以看着有些破旧,而且没怎么收拾。

  就在这个破旧的小院里,各种盘口每天都会产生,无数钱财在流动。

  甚至连赵允弼的幕僚都来了,边上还有几个衣着华丽的男子

  所以一百多两银子真的算不得什么。$C$93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