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仙在上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43
事已至此,鹏林王现身,神元境强者出手,张天泽根本无计可施,一招败北,神元境强者的恐怖,可见一斑。

  “事已至此,要走一起走。”

  张天泽摇了摇头,反正自己漂泊八方,四海为家,早就已经是丹府通缉的全民公敌,又何在乎多一个敌人呢?

  天有不平事,即便不是云玲珑,张天泽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大丈夫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若是胆小怕事,畏畏缩缩,张天泽当初也就不会带着白逸离开丹府的,与天下人为敌他都不怕,难道还会怕一个小小的鹏林王?

  “你再不走的话,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鹏林王阴险狡诈,锱铢必较,你将江云喆打成重伤,昏迷不醒,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C$42
“所谓的飞鸿四公子,只不过是一个笑话吧。”

  张天泽一步跨出,一剑砸落,风声呼啸。

  就是砸,没有丝毫的花俏艳丽的招式,一记泰山压顶,让滕金山的长枪,震动无比,几乎脱手而出,脚下踉跄,宛如被一座大山压在肩膀之上,滕金山一口鲜血吐出,内脏遭受了巨大的创伤。

  史大奎脸色一变,张天泽出*霆万钧,实在是太凶悍了。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魔鬼。”

  江云喆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浑身一颤,想要逃遁,却被张天泽一脚踢出,正中下怀,江云喆跪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裤裆,脸色有如充血一般,哀嚎不已。$C$41
“大奎哥,就是他。他就是张天泽!”

  江云喆一步踏前,与肩负大刀的男子并肩而立,眼神阴翳的望着张天泽,嘴角的冷笑,溢于言表,这一次,他必定要让这家伙血债血偿。当初他是怎么羞辱自己的,今日他要全部拿回来。

  张天泽眼神微眯,这两个人的到来,也是让周围变得热闹起来,很显然,这个大刀男子,比起江云喆更胜一筹,实力也是比张天泽强上不少。

  “你就是张天泽?”

  史大奎眼神凌厉,甚至比他那柄阔叶大刀,更加的锋锐万分,锋芒毕露。$C$40
“天哥牛逼了,嘎嘎嘎。”

  小黑在一旁为张天泽摇旗呐喊,张天泽则是面无表情,十分的平静,心中淡然,古井无波一般,毕竟三千万中品元石,也才三十万上品元石,对于张天泽来说,的确算不得什么大手笔。

  但是对于飞鸿郡众人,乃至于薛富贵,意义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薛富贵内心无比的纠结,虽然他也得到了几百万的中品元石,但是张天泽的收获,却是自己的十倍不止,怎么算,自己都是亏的,这家伙实在是太变态了,这简直就是赌石界的传奇啊,势必会被传为佳话的,在赌石盛会的历史长河之中,还从来没有人能够这么霸气,连中三元,令人叹为观止。$C$39
富贵让我们相遇!

  这句话对于薛富贵而言,是多么的讽刺,多么的可笑,薛富贵心中怒骂不已,可是眼前的这一幕,让他感觉被坑了的人,完全是自己,两百五十万中品元石虽然不少,可是张天泽这是什么鬼运气,竟然开出了价值千万的五级沅石,而且有一尺见方那么大,全场都傻眼了。

  羡慕!嫉妒!恨!

  谁都无法想像,张天泽会真的再次开出这么大块的五级沅石,价值千万,瞬间翻了十倍,而且这也只是粗略的估计,很可能真正的价值,不止于此。$C$38
云玲珑也是无言以对,她的劝阻,张天泽根本不听,在围观者众星捧月一般的情况之下,张天泽‘骑虎难下’,事实上在她看来,张天泽真的已经飘了,赌赢了一次,简直膨胀了,似乎已经是一副胜券在握的姿态,完全把她之前的话当成了耳旁风,之前身为旁观者之时,对于樊梨花的品评,他也早就是抛到了脑后,事情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以后,他就完全把控不住局面了。

  “这块也不错,一百七十万中品元石,这块矿石,据说是百年前我薛家老祖带回来的,一直都被当成传家宝一样,不过真正有实力买下它们的人,却是没几个,像张公子这样财大气粗的人,终归还是凤毛麟角一般。$C$37
“我说了不要叫我小黑,我叫猪大黑。”

  “好的,小黑。”

  猪大黑脑门之上,拧起一条黑线,不过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接受了张天泽的称呼。

  “以前那些母猪,可没有一个说我小的。”

  小黑嘟囔着说道,不过张天泽也懒得理他,没想到还是一头色迷迷的猪妖!

  连张天泽都有些好奇,小黑这家伙绝不是普通的猪妖,天赋异禀不说,寻常猪妖绝不会有它这般可大可小的变化,而且实力非常之强,如果不是因为他强行施展了天火炼神炉,估计还真得折在小黑的手中。$C$36
张天泽这一次可谓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但是这是他唯一的手段,能够绝处逢生,已经是实属不易了,置之死地而后生,彻底盘活了将死之局,张天泽虽然受尽苦累,但是也总算是死里逃生,捡回了一条性命。

  “这回你应该知道谁才是老大了吧?”

  张天泽忍着痛苦,一脸冷笑的看着悲惨无比的黑野猪,再过一会儿,它可能就要变成烤乳猪了。

  “哎呦……这位大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身为妖兽,我修炼不易,一旦死了,那就一切都功亏一篑了,我还想有朝一日,踏上巅峰,求得永生呢。$C$35
白逸知道自己这个妖族弃子,人族的眼中钉肉中刺,是很难生存下去的,只要不给张天泽制造麻烦,让他深陷万劫不复就行了,自己便自生自灭吧。

  神情恍惚之间,白逸只觉得眼前一黑,一道硕大无比的身影,足有七八丈之高,黑漆漆的身影,从自己的头顶掠过,直接是将她从旁边撞晕了过去,甚至连那黑影都未必会有所察觉。

  “吼——”

  一声惊天怒吼,响彻云霄,方圆百里之内,所有的妖兽,全都是退却而却,噤若寒蝉一般。$C$34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就不信,你能一直这么强!”

  管平安咬紧牙关,颇不服气,但是他却忘记了自己的实力已经大打折扣,与张天泽的生死之战,他们本就处于被动之中,心中郁闷不已,被张天泽两度熬鹰,一再上当,如今终有一战,却变成了他们备受却牵制,身为元丹境六重天的高手,在管家也是地位尊崇,何曾受过这等窝囊气?

  最重要的是,他们偏偏还拿张天泽没辙,对方的霸体压制,令他们无能为力,体内元气已然断了补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任你十八般武艺,一身病痨,又有何用呢?现在的管平安等人就完全是一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C$33
张天泽看向白逸,嘴角缓缓勾勒出一抹令人温暖的笑容,白逸眼眶微红,那一刻,她的泪水,在张天泽转身一战的时候,忍不住夺眶而出。

  在妖族,她就是一个人人唾弃,地位低下的小妖而已,虽然有些天赋,但是出身卑贱,狐族本就是妖媚之族,在妖族之中,地位低下,更何况她还无父无母,没有半点的身份地位,在那些妖族的强者眼中,她就是一颗无关紧要的棋子,虽然被妖族看重,但也只是为了完成属于她的使命而已。

  只有张天泽,这个与她亦敌亦友的人类,似乎并没有看轻她,而且因为自己偶然出手,与他联手对抗了管云潮与夏骆,便是心存感激,生死相报,白逸的心,就像是被重重的撞击了一下,那是一种温馨与幸福,从小到大,无论生死危机,艰难险阻,都是她一个人熬过来的,她还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保护。$C$32
可是在这些人眼中,尤其是管云潮与夏骆的诽谤,彻底将张天泽推上了风口浪尖,这个时候,他的身后已经是万丈深渊,谁也救不了他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陈落雁摇了摇头,而她始终都是纹丝未动,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默默的关注着,张天泽的确是惊才绝艳之辈,丹府第一,人榜第一,蜀山霸体,如此诸多的荣耀,加诸在一个人的身上,可是他树敌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行事太过霸道,丝毫不留余地,不拘小节,为救白逸,更是连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不要了,说好听点,是重情重义,说不好听的,就是太固执,太狂傲了。$C$31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