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顶之上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38
小梨这一嚎啕大哭,除了疼痛,还有莫大的惊恐和委屈,她其实是害怕的,才只十六岁的小姑娘,也没上过战场,实话说怎么可能不怕呢?

  那是敌人啊,是刀的尖和刃,是真实被划开的血肉和生与死的不能自主。不过是真的倔强罢了,倔强得像一个英勇不屈的女战士。

  崖壁下的哭声在互相传染,快速地扩散开来,医生和护士许多人都哭了。就是一开始在旁边笑话别人的,某一刻,自己也突然一下就收不住了,开始鼻酸眼红,只不过噙着眼泪还是笑着。$C$37
横断山区最不缺的就是连绵山峰,茂密的树木遮挡着月光,山势磅礴,倾斜而下。

  但是位于山脚处的崖壁,却是整一片向里,折了进去。

  崖壁下的空间不小,不过上缘被斜出的树木掩住了,所以能见度不太高。在刚才的一阵混乱过后,看守的人威胁医务人员们禁了声,派出去两个,在附近侦察情况。

  微弱的光线中……石缝里有水在往下滴,灌木里有虫在叫。

  伤口在膝弯稍上方,大腿的侧面,长长的一道……血肉剧烈的疼痛下,小梨咬牙不断倒抽凉气的呼吸声让人听着心疼。$C$36
“嗤嗤嗤嗤……吱,嗤嗤,吱……喂?!”

  声音来自对面。

  医疗站地下安全室,对外通讯的尝试,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停下来过。

  喂?刚刚那个,是一声喂吗?!

  负责通讯的工作人员整个人定住一下,身体颤抖,扭头看向他身边的同事,寻求确认。

  同事们个个瞪着眼睛,点头,然后扑上来。

  “喂?喂……这里是101号医疗站。$C$35
101医疗站区,五栋楼构成了一个直角,在直角的近处划一道弧线,远端再划一道弧线,就是现在的两个战场。

  近处战场,开始百人中剩下还活着,同时伤势不是太重,还能战斗的50余人,现在已经全线退守,构筑起防御阵型。阵型梯次分明,呈扇形铺开,抵御着七家部下百余人的攻势。

  一方面自保,另一方面死守身后安全室入口,以及大量没有战斗力的医务人员和重伤不能再战的伤员。

  能守。$C$34
很尴尬的一个情况,真的对我而言是很无奈的一种情况。

  这两天的章节,挺多读者批评我文笔崩塌,艰涩,剧情崩塌的,然后说我状态不好。

  呃,这其实是我状态特别好,写得特认真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情况。

  当时一生气给删封了,又想想,某种意义上,也许你们是对的,就放出来了。

  给你们道歉。

  其实,我自己也发现了,当我精神状态特别好,特别注意遣词用句,写得特别认真的时候,反而会出现这种情况。$C$33
“我不算是蔚蓝子弟呀,但是,确实是在蔚蓝的后勤基地长大的,从7岁那年起……”

  韩青禹几个把那天扔酸梨的小姑娘叫做小梨,具体也不知是谁带的头,怎么叫起来的了。

  好在小姑娘自己并不在意,每次听到,都笑着爽快答应,然后有空就拉一群人到病房来玩,兴致勃勃打听各种战场上的故事。

  今天是她第一次说起自己的故事。

  “那年啊,我们村子里发生了爆炸,对外说是爆炸,其实是大尖落地,落在村里打谷场边上了。$C$32
温继飞身在战斗区域外围负责警戒呢……只不过警戒组1人,从头到尾没警戒到一个人。

  收枪,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扭头温继飞听了听远处的响动,说:

  “听着应该差不多了,你们继续看着啊,我进去看看要不要本a级大神出手帮忙。”

  后勤几个人看着张了张嘴,放弃了,随他去吧,反正说了,也肯定说不过他。

  开了装置,但是怕摔,所以不敢加速,从外围向里,在树林里循声跑了一会儿,温继飞站住了,他远远地正好看见,被一阵二阵四十多人围砍的一具大尖,突然间开始自毁了。$C$31
点的时候,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喝了一杯杨梅酒。

  然后走路出去,在凌晨空荡荡的街道上,走了大约得有来回好几千米。

  找到巷子里的一个店,买了一包烟。

  回家的路上坐在路边抽了一根。

  突然想起来高中毕业,大学放假的时候了。

  和三个好朋友凑钱买烟,凌晨拎着几瓶啤酒坐在防洪坝聊天,做梦。

  那时候都穷,记忆中总是这样瞎晃,去冷饮摊的时候,靠着搭讪女服务员的技术,盐水花生可以多抓一把。$C$30
当第二条怪蟒的头颅冲出墙壁的时候,韩青禹手上的这条还远没弄死,这玩意生命力强得惊人……而且不出意外马上还有两条要来,他有些无力,扭头看了一眼。

  但见一道身影从洞口掠进来,身形如电,手中刀光如同匹练。

  蔚蓝华系亚方面军据说排名前五的超级战力,s级吕神,以目光难以捕捉的速度凌空掠过,怪蟒硕大的头颅被刀锋直接斩断,连一声嘶嚎都来不及发出,就在他身后落向地面。

  落地后或是还没察觉自己已经没有了身体,还在试着向前游动。$C$29
山道上有一根横生的细枝条,战士们是直接冲过去的,全当不存在,宣讲队的姑娘们看见了,矮身过去一个,再一个偏了身体转过去。

  聂小真到了,抬手一把给它折在了手里,在面前恨恨地甩了两下,而后丢出去。

  总之就是很气,气得已经快要炸了。

  聂小真是蔚蓝子弟出身,家里自己的父亲就是融合度级的一线强悍战力,而且家里头还有银质蔚蓝勋章呢。

  打小听着妈妈口中蔚蓝英雄的故事长大,后来又进了宣讲队,到处去做科普和表演,聂小真自己也见过许多战斗英雄。$C$28
这一刻要是可以一起跑,韩青禹肯定不会演什么你先走,我来挡的戏码,他不擅长这个,也从没有过要去做这种事的想法。

  问题在锈妹重伤的情况下,在甬道里和怪蟒比爬行?

  那无异于找死,到时两人只会连刀都挥不出。

  很简单的道理,一想就通,想通了就好,所以他先留下。

  韩青禹在生死危机面前从来不拖泥带水,唧唧歪歪。

  这一点早在他入伍之前,在700储备站扑杀那两名清白炼狱当夜,就已经是这样了,至后来,在1123区域初战大尖,在尼泊尔峡谷地直面百人,一直如此。$C$27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