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宠物店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42 “命运总是那么令人捉摸不透的,如果没有意外发生的话,艾姬很可能就成为路政后宫的一员了,尽管她自己本身是万般不愿的,但是现实中总是充满了那么多无可奈何!”黑布衣微摇了下头。

“那,那是不是有什么意外发生啦!”青静有些雀跃的道。

“或许说是机缘巧合吧。当时法兰和比伦隔海相望,双方彼此间海上贸易往来频繁,关系也比较融洽,那时的温德港算得上繁华一时,也称不上什么军事重港,倒有点像如今的逸城。$C$41 “美人河!”青静有些惊喜道,旋即小脸又有些得意的转过去看了下上官不弃。

“你知道?”黑布衣见状有些疑惑道,不过旋即他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也是,美人河闻名法兰,你知道也不奇怪。”

“没,没呢,我只是听不弃姐姐略微提了下,可是她之后就没有多说,太让我生气了!还是布衣哥哥好。”似乎怕黑布衣不给自己讲故事了,黑布衣忙解释道,连带着将上官不弃也给“出卖”了,甜笑着有些讨好的对着黑布衣道。

“青静,你这个鬼丫头!”上官不弃闻言有些哭笑不得,旋即又“威胁”道:“哼,那以后别老缠着我给你讲故事。$C$40 “城外兰茵楼外楼,美人歌舞几时休。山河破碎宛不觉,比伦渡海犹未知。暖风熏得游人醉,醉生梦死空安逸。繁华落尽人安在,梦醒时分泪长流!”逸城已经向着众人招手了,上官不弃一时间想了很多很多,这就是同一片天空下的法兰嘛,看着繁华的逸城她感觉是那么的陌生,目光久久注视着,仿佛依稀间看到了那繁华外表下的苍凉,喜欢安静喜欢静静一个人看书的她不由道。

“噢?看来你对逸城了解不少!”黑布衣听着那有些感怀的诗句,不禁回头有些好奇的看着上官不弃,看着这个时不时就容易被他忽视的女孩,因为一直以来都是上官不离“冲锋陷阵”在前。$C$39 “我想知道。”珍兰只是轻声道,不过话语中却透露着一股不容忽视的坚定。珍兰知道自己似乎已经有那么点不愿离开黑布衣了,因而她好想好想多多了解了解他,哪怕自己会因此受伤、伤心难过她也毫不在乎。

黑布衣有些沉默下来,一时间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许久,珍兰几乎都已经失望了,他才缓慢的开口,道:“我都忘了有多久没见到她了,忘了有多久,再没有欣赏到她在月下独舞,那从不曾忘记的舞姿,那遗世独立的芳容。她就如同那月宫中的仙子,虽曾伴她身侧,却让我觉得那么可望不可即,亦如她现在的封号“月神”!她说想在回帝都前,体验一回轰轰烈烈的爱情,因为爱情是美好的。$C$38 不可否认短短的这么几天里,珍兰在黑布衣心里已经占据了一个重要的地位,两个将自己心灵关闭起来的人是命中注定一般,彼此间打开心扉,在不经意间总能给对方温暖,心与心也逐渐靠近着。

“我不怪你,我懂!”珍兰轻轻的说着,心里忽然浮现一种不可名状的情绪,她能感觉到黑布衣对她很好,让她体会到一种她几乎要遗忘的温暖,但正因为此她又有些害怕,因为她时常有这么一种感觉,陪在黑布衣身边她感觉两人好近但同时又觉得两人好遥远似乎一不小心便会彼此分开。$C$37 不过事实上温德港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由于长期以来一直和比伦隔海对峙,温德的气氛一直比较紧张,本来应该繁华的港口逐渐变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军事重港。本来这也没什么,但是作为一个如此重要的军事重港,帝国却只派了温破伦和几万士兵进行镇守,而且处于某种担心,对温破伦进行了诸多限制。

法兰虽臣服罗兰帝国有十来年了,但一直没能够安定下来,其中固然有其他的一些原因,不过帝国对法兰的听之任之和放手不加理会则是造成这一结果的重要原因。$C$36 “噢,你叫青静?名字很有趣喔,嗯,一看就知道是个好孩子,真乖!”看着似乎只有青静对自己有那么好感,没给自己冷脸色,黑布衣不知是不是装的,一副热情洋溢的对着青静,想了半天不知道夸她什么好,憋了半天终于来了这么一句。

“你,你!我才不是三岁孩子呢?你,最讨厌了!”青静闻言小嘴一憋,一脸不乐意的样子,畏惧和害怕仿佛也被她抛到了一边,脆生生的对着黑布衣道。

“额。”黑布衣听着青静那还有些稚气的声音,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好,他感觉自己脑门上似乎冒出了几条黑线。$C$35 “他呀,嗯,他呀就知道欺负我,而且老是骗我气我,坏死了。”听得上官不离那意有所指,那担忧中同时带着浓重关怀的话语,珍兰心里有些感动,又有些自责,似乎不想让气氛太紧张,她白了黑布衣一眼,故作委屈和夸张道。

或许以前自己对她们太冷漠了一些,明明能真切的感受到她们的关怀,自己却又下意识的和她们保持着距离,不愿与她们太过亲近,甚至有时自己还冷冰冰的。珍兰觉得自己需要作一些改变才行,不能让真正关心自己的人伤心难过,因为这样的人太少太少,需要她去好好珍惜。$C$34 黑布衣见此没有霸道的强迫她抬起头,他怕这样会伤害到少女此时又变得异常敏感和脆弱的心灵,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是黑布衣不愿意去尝试。

既然珍兰不愿抬头看黑布衣,那么就让黑布衣凑到她面前吧。这样想着,黑布衣在珍兰身前蹲下身子,宛如单膝跪地一般,他将自己的身体前倾凑到了珍兰面前。

“没吓着你吧!”看着珍兰惊讶和失措的表情,黑布衣坏坏的笑着,道。

“被你吓死了!”珍兰似乎也不愿这彼此间有些压抑的气氛继续保持下去,看到黑布衣这副样子,白了他一眼,将头往旁边微微一侧,道。$C$33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井私利只觉得自己在不断的旋转,旋转,这是怎么回事,他心里想着。不过没等他想明白,“咚”的一声,井私利肥硕的脑袋便和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剧烈咳嗽了几声,地面上出现几颗参杂的鲜血的牙齿。

仿佛做了一件再也平常不过的事情,黑布衣轻轻拍了拍手,一点也没有在意他刚才打的是法兰总督。井私利只是一只讨厌的苍蝇而已,虽然自己或许还不能冲动的一巴掌拍死他,只是把他打疼打怕还是轻而易举的,以前不做那是他懒得去理会,并不是不能,或许不知不觉中黑布衣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C$32 “哈哈,井私利总督夸奖的极是啊,我受之无愧,受之无愧!”黑布衣一点也没有谦虚,大大咧咧全盘接受了下来,仿佛理应如此。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和自己想像的有些不一样!看着一脸笑容,理所当然的黑布衣,井私利感觉自己脑海有瞬间有了些空白,一时有些不知说什么好了。

“将军大胜而归,想必也是累了,需要好好休息,因而总督大人体恤将军,这处理战利品的事情就交给总督大人好了。将军放心,您的功劳我想总督大人定不会忘记的!”路易斯一直极其隐晦打量着珍兰眼里时不时闪过一些不怀好意的光芒,不过不知是不是他掩饰的很好,因而一直没有人注意到他。$C$31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