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战国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13
齐太子一脸迷茫的看着钟离,道:“我?”

  钟离点点头,道:“怎么样太子,有信心么?”

  齐太子根本没听听懂,要什么信心?

  但觉得必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秦公就听到有喊着“君上不好了”,随即一个从者跑进来,和秦公耳语,低声道:“君上,大事不好,齐国太子失踪了!”

  “甚么?”

  秦公立刻“噌!”的站了起来,在他们的狩猎行辕之内,齐国太子失踪了,倘或太子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齐国和秦国还不立刻决裂?

  秦公来不及去哄魏国公主,也来不及和魏国公主增进感情,站起来立刻转身离开,急匆匆的走了,连一句话都不曾落下。$C$12
魏公主在狩猎的时候不小心受伤了,当时甘敏就跟在魏公主身边。

  魏公主被飞来的箭矢刺破了手臂,当时就流血了,虽然伤势不是很重,但是吓坏了甘敏。

  众人赶紧把魏公主扶回了营帐,甘敏十分着急,令人去找医师。

  魏公主一把拉住甘敏,紧紧抓住她的手,因为疼痛眼圈都红了,一双杏核眼水灵灵的,道:“妹妹,此时你可千万不要告诉秦公。”

  甘敏一听有些奇怪,道:“姊姊,这是为何?”

  魏公主叹气道:“唉,你不知秦公他日理万机,每日都有各种政务需要烦心,我还未嫁到秦国,就有这样的事情,倘或秦公知道了,定然会分心,我怎能忍心让他为这种不相干的事情耗神呢?再者说了,这样受伤也不光彩,妹妹便不要说了。$C$11
钟离的想法就是,他们半夜三更悄悄入城,然后劫掠了栎阳县丞,把他偷偷带到野外,蒙着脸一顿拷打,直接来点简单粗暴的,问出缘由就可以了。

  这个办法相当简单。

  但是事实相当骨感

  钟离和齐太子来到城墙根下,栎阳城的戒备十分森严,城门已经关闭,但是城上有很多士兵在巡逻。

  齐太子的运动细胞不错,虽然不能像武侠里那样夸大其词,一跃数丈,但是悄无声息的翻墙入城还是没问题的。$C$10
钟离让齐太子派人暗暗的去查,钟离是秦国公孙的事情,到底是谁传出来的。

  齐太子很快便查清楚了,这件事情从田需入手最为方便。

  原来田需也是从栎阳城的县丞那里,听说了这个消息。

  齐太子道:“具体什么情况并不知道,不过这件事情,田需和魏国公主都知晓,栎阳县丞信誓旦旦的。”

  钟离摸了摸下巴,道:“所以要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儿,就得找到栎阳县丞?”

  齐太子苦恼的道:“可是咱们已经出了栎阳,如何返回去?”

  钟离眯了眯眼睛,似乎在想什么坏主意,一拍手道:“那钟离便去找那个栎阳县丞,问问清楚。$C$9
从者见钟离“混不吝”,就要送客,立刻道:“齐国使者,齐国使者,我国公主还有话要转达齐国使者!”

  钟离笑道:“哎呀,我们也不熟,又不认识,怕是您听错了,公主怎么会有话要转达给我呢?”

  他说着,立刻又道:“匡章将军。”

  匡章立刻走过来,都不用他多话,就拦住那从者,道:“请罢!”

  匡章身材高大,虽然长得没有黔夫那么魁梧,但是一身黑甲照样唬人,他一开口,那从者也没什么胆子僵持下去了,便灰溜溜的退了出去。$C$8
钟离慢条条的说:“一乐兄弟平安,没有怨恨,二乐心中坦荡,无苦与天地,三乐教育优秀的人才。而称王天下,并不在君子的快乐之中。”

  钟离说完,环视了一下在场的士大夫们,又笑道:“我齐国出使,出门在外,使团便是家人兄弟,大家应该亲如手足,无有怨恨,在家中互相埋怨,也就算是窝里斗,丢人不至于丢到其他国家去,若是在外面还这么互相诋毁,旁人谈论起来,定然会说齐国的士大夫如何如何,岂不是连带着自己也被坑进去了?正中了心怀叵测之人的下怀。$C$7
钟离瞪着不学好的齐太子。

  齐太子也瞪着钟离。

  两个眼瞪小眼,互相看着,好像要把对方瞪出两个窟窿来。

  最后还是齐太子先败下阵来,这种瞪眼游戏实在不适合虚张声势的齐太子。

  齐太子连忙道:“先生,辟疆求您了,辟疆真的很想出使。”

  钟离无奈得到:“秦国遥远,还要借道,王上和夫人都不希望太子去秦国出使,太子何必呢?”

  齐太子道:“王父和母亲就是太保护辟疆了,辟疆如今已经是大人,再不是往日里的顽童,若不出去历练,如何能成就一番事业?总是留在国中,反倒叫人看不起。$C$6
齐太子没说话,不过想了想,似乎觉得很有吸引力,于是就乖乖的附耳过去。

  邹忌就知道他肯定会听,便低声说了几句。

  齐太子一惊,一脸惊骇的道:“这这”

  邹忌笑道:“太子无需知道真假,只需按照邹忌所言去做,必定能顺利出使秦国。”

  齐太子一脸纠结的道:“这不太好罢?”

  成侯自己笑了笑,道:“太子有所不为,而后有所为,如今该到了有所为,而后有所不为的时候了。$C$5
钟离点了四个人的名字,而且说的冠冕堂皇。

  很多人都不知道其中的原委,并不知道这四个人背地里说了新国相的坏话,也不知道新国相点他们的名字,并不是器重。

  其实原因很简单

  公报私仇。

  而且说起来,这个仇有点“矫情”。

  钟离纯粹是为了他家闺女的手,他家闺女暴揍了四位大夫一顿,把手打肿了,钟离十分心疼,因此打算公报私仇,教训教训这些人。$C$4
田婴摆明了想把钟离支出去,趁着他还没有在国中得势的时候,斩草除根的扼杀钟离。

  齐王这般问钟离的意思,那必然是给钟离找回转的余地,毕竟齐王拜钟离为相,并不是想让田婴捏咕钟离,而是想让钟离捏咕田婴的。

  田婴的势力太大,说句不好听的,已经超过了储君太子的地位,齐王怎么可能没有戒心,一个是同父异母的庶弟,一个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如果庶弟的势力动摇了儿子的地位,那么齐王肯定毫不犹豫的铲除自己的这个庶弟。$C$3
田婴脸色非常难看,今天本来是找茬儿来的,结果没想到被茬儿“找”了

  田婴脸上挂不住,刚想要发难,结果就听到一个声音“哈哈”大笑了起来。

  在田婴这般没脸的时候,竟然有人突然大笑起来,这不是给田婴砸场吗?

  谁能有这样的本事?

  众人转头一看,就见人群中站着一个人,那人穿着一身很普通的衣袍,身边也没带着什么随从,乍一眼看过去好想挺寒酸的。

  不过仔细一看,众人立刻大惊失色,全都高声大喊着:“拜见我王!”

  原来此人竟然是齐王田因齐!

  田因齐站在人群中,不显山不露水,不知道围观多久了,反正一直暗搓搓的,也没出声儿。$C$2
田婴在钟离这边碰了钉子,狠狠的被打了脸,一时间也就消停了,没有再找钟离难堪。

  钟离把匡章救出来,其实也是自救了,因为少了田婴的折腾,钟离被顺利封为齐国右相,一步登天,一下子成为了诸国之间的风云人物!

  钟离被封国相,按照不成文的规定,肯定要摆筵席宴请同僚。

  上次援军魏国之前,齐太子的“家当”还跟钟离家里呢,这会儿也不用搬走了,正好继续用。

  毕竟钟离新官上任,还没时间“咔嗤油水”,家里仍然穷的叮当响,没钱置办家具。$C$1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