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16
“任大哥!”

  展昭看着眼前之人,不由大大的松了口气。

  适时,一阵秋风吹过。

  他忽然感觉背后一股凉意生起,却是刚才惊险一瞬,被冷汗打湿了背脊和衣衫。

  他心知若非有任以诚及时赶到,如此近距离的面对暴雨梨花针,自己只怕早已命丧当场。

  “展昭,去把村里人都叫过来吧,凶手抓到了。”任以诚吩咐道。

  “好!”

  展昭应了一声,纵身跃下了屋顶,向楚楚家的方向飞奔而去。$C$15
头颅不同于其他部位,真气控制稍有偏差,凌日便会有性命之忧。

  龙舌草的毒性盘踞在凌日的脑部经脉之中,骤然遇到蜕变的真气,仿若遇到了克星一般,顿生溃败之象,顺着督脉下行而去。

  而在毒性下行的同时,任以诚放在凌日头顶的右手,也在随之向下挪动,朝着他脑后的风府穴靠近。

  只是挪动的速度颇为缓慢。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任以诚控制着自身真气,源源不绝的送入凌日体内,他的脑门上已渐渐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C$14
晌午时分。

  众人来到村外的树林中寻找线索。

  展昭看着前面不远处,殷勤的跟在楚楚身边的杨开和卓云,忍不住叹了口气,脸上更是露出了钦佩之色。

  “任大哥,你说的果然没错。”

  任以诚搂着他的肩膀,悄声道:“记住了,以后你长大了,可千万不能学他们,这样子是追不到女孩子的。”

  “为什么?”展昭不解道。

  任以诚道:“因为有些女人的性格比较奇怪,你要是对她太好了,她就不拿你当回事了。$C$13
翌日,清晨。

  房间内。

  昏迷中的包拯,猛然睁开了双眼。

  “有鬼啊!”

  伴随一声惊叫,他“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包大哥,你总算是醒了。”

  展昭坐在床边,将手中的湿毛巾递给了包拯。

  包拯接过毛巾,看着坐在一旁的任以诚、楚楚和庞飞燕三人,登时松了口气。

  “你们都在呀,真是太好了。$C$12
翌日,晌午时分。

  任以诚的家中,“叮叮当当”的兵器交击之声,不断响起。

  楚楚和展昭两人身形交错,闪转腾挪。

  前者剑招凌厉迅疾,势若惊鸿,后者棍出如龙,劲风扫荡,霸道无方。

  剑棍交锋间,两人各自施展着新学到的招式,拆解着对方的攻击。

  一时之间,高下难分。

  屋中。

  任以诚正在全心指点包拯和常雨。$C$11
四人闻言一愣,均是有些不明所以。

  “这会不会下象棋,跟学武功有什么关系?”楚楚疑惑道。

  任以诚解释道:“我要教你们的武功名为七杀真经,此功乃是百余年前,一代武林奇人七杀郎君所创。

  七杀郎君性格怪癖,在创出这门武功之后不录文字,而是以棋谱记载。

  你们要是会象棋的话,记的时候会容易一点。”

  “原来如此。”

  楚楚恍然道:“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怪人,不过幸好,小时候我爹曾经教过我下象棋。$C$10
高丽太子接连遭逢打脸,奈何比试是他自己提出来的,虽然心有怒气,却又无法发作。

  最后只得冷着脸拂袖而去,宴会也就此结束。

  待高丽使节都离开后,沈良忽然有些庆幸道:“这位崔尚书的剑法果真了得。

  刚才倘若换做是我,只怕未必是他的对手。”

  陆云接口道:“确实如此,不过所幸今日有任少侠在此,狠狠灭了灭他们的威风。”

  “唉!”公孙真却叹了口气,担心道:“适才虽是大快人心,但也让他们颜面大失。$C$9
“朝中分主和、主战两派,主和派以贤王为首,主张联合高丽抗辽,这次联姻就是由他促成的。

  主战派则是以庞太师为首,主张对高丽用兵,以显大宋国威。

  如果高丽太子当真遇刺身亡,显然对主战派的最为有利的。”

  说话之人是个跟包拯年纪相仿的青年,面如冠玉,斯文儒雅,正是三大主角之二的翩翩公子公孙策。

  沈良接口道:“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辽人,倘若咱们大宋和高丽结盟,那辽人南侵之时必然就会有所顾忌。$C$8
任以诚闻声,停住脚步,回身看去,只见之前说话的那名削瘦青袍人霍然起身,向他走了过来。

  “兄台,有何见教?”

  那青袍人却并未说话,而是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画像,跟任以诚对比了起来。

  任以诚搭眼看去,随即他的脸上便浮现出了一抹讶异之色。

  只见那画像上画的,赫然竟是他在归元寺时的模样。

  那青袍人仔细对比了一番后,看向任以诚的眼神中,已经多出了一丝难以抑制的狂喜之意。$C$7
叹息了一声,任以诚心念一动,蜕变的真气自丹田中流淌而出,运转周身经脉。

  一炷香的时间后。

  “呼!”

  任以诚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浊气,经脉中的伤势已经修复完毕。

  这也就是他,要是换做旁人,同样的伤势没有十天半个月的时间,休想彻底痊愈。

  任以诚皱着眉头,拿起了棋谱,思索着刚才失败的症结所在。

  从刚才的情况来看,真气的运行路线是没问题的,那么导致融合失败的原因,就应该出在别的步骤上。$C$6
“切!你以为你是灰太狼呢。”

  任以诚看着玉柳斜消失的身影,撇了撇嘴,暗自腹诽。

  其余众人这时都纷纷松了口气。

  “兄弟,你刚才用的什么毒药,这么厉害?”薛一骠好奇道。

  任以诚道:“酥筋软骨散和痒粉,这两种东西混在一起,一旦中招就会浑身发痒还没力气去挠。

  保证能让玉柳斜深刻感受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就算他功力深厚,也至少要十二时辰以后才能缓过劲儿来。$C$5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