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13
一个个脸上挂满了惊容,很是意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邵元节招揽的人那么多,粗粗扫了一眼,就能够估计一个大概人数,迎面走来之人,至少有上百人以上,其中的绝大多数又以世俗界的习武之人为主。

  看着这一幕,看着不断接近的人群,张静修的心里愈发的迷惑不解了,更多的还是好奇,正一教招揽这么多的习武之人,究竟想干什么?

  同时,张静修的心里愈发的感慨,深感正一教的影响力,虽然邵元节兄弟二人的修为不凡,还有几个教内帮手协助,但是,就这么几个人,居然可以驱使上百号的世俗界的习武之人。$C$12
显然,尽管两人救了一行七人,但是,撇开张静修不讲,程冲斗还不至于天真的以为,对方就一定是好人,还有防人之心。

  尤其是邵启南的那一番阴阳怪气,更是让他们心生警惕,不敢轻易相信,在没有弄清楚情况以前,六人还不会轻举妄动,只是摆出老实的模样。

  “好了,启南,别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任务要紧。”

  邵元节忽然打断了邵启南,更是转头看向了七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感觉到那里不对劲,忽然若有若无的深深瞟了一眼张静修,随后继续说道:“各位,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正一教的队伍,一起在这天府内探险,寻找机缘?”

  张静修也好,其余六人也罢,神情都是一愣,呆呆地看着邵元节,有一些难以置信。$C$11
数日后——

  张静修孤身一人行走于天府之内,但并未走多久,就看到前方出现一行人,大概有五六人的样子,虽然相距有着近百米的距离,隐约间,还是听到了对方的谈话内容。

  “哎——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达到天府故城,葵蚕国的古都所在地?”

  “虽然同样是徒步而行,一样赶路,但咱们这些习武之人还是比不上修真界的那些修仙者,炼体者拥有着强悍的体魄,几乎可以不眠不休的日夜赶路,而那些修真者,却可以借助体内的灵力,施展诡异的身法,赶路的速度也是极快。$C$10
虽然体会过神秘强者的那种能力,只是往自己的身体输入能量,就可以让自己轻易地斩杀两名筑基期修士,即便如此,张静修还是觉得对方的口气太大,让人难以置信。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对于身为读书人的张静修而言,他更加容易相信自己亲眼所见,而非是神秘强者的这番侃侃而谈,但也没有流露出置疑的神采,而是问道:“前辈,能否让晚辈先看一看那两部修炼法门?”

  “当然可以!”

  出乎张静修的意料,神秘强者答应的很是爽快,然而,话音到这里却又停止了,没有任何的表示,片刻之后,却是转而说道:“不过,这两部法门,由于种种的原因,本尊现在只能给你初篇,等你修炼有成之后,才会相继传授后两篇。$C$9
常言与郭老实离去了,张静修却是直愣愣地站在石室里,呆呆地看着自己洁白而修长的双手,一阵失神,确切的来讲,应该是在看双掌之间的那一团火球,稚嫩的面孔被映的微微泛红,嘴里更是喃喃道:“原来这就是使用法术的感觉,真是奇妙,让人欲罢不能~”

  显然,虽是一个简单的火球术,但对于初偿法术奇妙的张静修而言,是那么的新奇,这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一个实质性的飞跃。

  “好痛!”

  忽然间,张静修只觉得胸口灼热无比,近乎于一种本能,忍不住地痛呼了一句,更是随手熄灭了手中的火球,但胸口的那种灼热感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起来。$C$8
天府内——

  不知是什么时候,张静修三人的后面跟着一个小动物,犹如成年的狗一般,高不过膝盖,不时地在三人的附近转悠,时不时地还做出摇头摆尾的讨好之态,若不是长得太过于怪异,像极了家犬。

  “两位师兄,师弟还未进入修真界,不知道修真者的灵宠是什么情况,但以师弟在世俗中的生活常识,豢养的那些宠物,饲养之后,就算不会长大,也从未听说过,还有倒退的,却是越养越小的啊~”

  张静修看了一眼正在前方玩耍的小动物,脸上的苦涩越来越明显。$C$7
外界——

  卫真定已经回到了地面,正坐于一个山峰之上,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越来越多的修真者蜂拥而至,不断地挤进月亮湾的各个天府入口。

  “师弟——”

  伴随着一声长啸,远处出现了一道黑色遁光,转瞬而至,遁光消失的那一刻,赵真嵩的身影随之出现在卫真定的身旁,也跟着看前面的景象,极目远眺,看着那些急不可耐的修真者,乱哄哄的。

  “恐怕这是修真者之间最为和谐的一次,最起码是表面之上,居然没有彼此恶斗的景象。$C$6
张静修满脸的兴奋之色,激动不已,刚想要表达谢意,却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就被常言摆手阻止了,生生咽回了后面的感激之语。

  “张师弟,不用这么客气,不过是一个区区的御兽环而已,又不是御兽袋,虽然也算得上是一个法器,却是下品中的下品,几乎没有什么品阶可言,不值什么灵石,品阶很低,你不要介意才对。”

  “师兄哪里话,这枚御兽环,放在修真界,或许不值什么灵石,但对师弟而言,却是珍贵无比,价值无可估量,感激还来不及呢,何谈介意二字?”

  张静修连忙接过了话题,报以感激的神色,却也没有再矫揉做作,再客气什么。$C$5
“事情哪有你们想得那么简单?既然是天府宝藏,里面有着莫大的仙缘,很有可能是上古的强者种族群居之处,那么,里面也必然不简单,怎么可能让人随意的就能进得去?”

  “如果为师所料没错的话,天府一定像修真界的那些上古遗迹一样,必然布置有诸多的禁制法阵,暗藏有诸多凶险,一个不小心,在没有任何了解的情况下,莫说是获得仙缘,恐怕连小命都将不保。”

  “因此,别看外界的动静闹得那么大,各路强者云集,都是一副虎视眈眈的模样,越是至强者,就越不会轻易涉险,一定会先行探查一番,有了一定的了解之后,才会进入,因此,在为师看来,为今之计,最好的应对之策,莫过于一动不如一静,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局势的发展。$C$4
一个又有一个爽朗地笑声突兀的响起,伴随着的还有一个又一个的身影凭空而现,遥立在西方,依次排开,不难发现,他们的穿着和喇嘛很相似。

  对于突然而至的这些奇装怪服的强者,一下子聚集了这么多,不管是空中的这些东方修真界强者,还是下方的寻常修士,虽然震惊,却也不意外,只是有一些骚动而已。

  毕竟,青藏就在四川的西面,两者比邻接壤,之间虽有大量的山脉阻隔,但对这些强者而言,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沟壑与天堑,因此,这些青藏强者的出现,一点不足为奇。$C$3
成都府——

  靠近黔江的一处小山村,深处武陵山的一个地方,鸟鸣虫叫声之中,一片安静祥和的景象,在一座小山峰之上,张静修孤坐于一个简陋的山洞中,面前摆放着《逍遥诀》和《易筋经》,神情非常的专注,右手更是握着一块类似石头的东西。

  这个时候,伴随着一声长叹,张静修缓缓张开了双眼,虽依旧是打坐修炼的姿态,却已经停止了口诀。

  “哎,看来还是不行,就算有这传说中的灵石相辅,还是进展极其缓慢,虽然能够感受到里面的灵气所在,却无法驱使念力,将其引导而出,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将其吸纳进体内?”

  此刻,喃喃自语中,张静修的神色满是失落,却又夹杂着几分庆幸。$C$2
渐渐地,张静修的神色变了,早就没有了一开始的那种紧张,那种不安,隐隐间,神色变得有一些阴沉起来。

  郭老实的这一番言语,不仅起到了安抚作用,还提醒了张静修,使得张静修的心思活络了起来,不禁再次冒出了那种猜测,对于父亲张居正病死的定论,产生了置疑。

  既然存在着这样的寻常手段,可以使得张诚和丘橓悄无声息中死去,让人无法查出真正的死因,那么,这也就存在同样的可能,身为修真者的张国祥,也可以使用这种手段对付自己的父亲。$C$1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